Jump to content

Search the Community

Showing results for tags '巴勒斯坦'.



More search options

  • Search By Tags

    Type tags separated by commas.
  • Search By Author

Content Type


Categories

  • NB生活
    • 法律
    • 汽车
    • 福利
    • 健康
    • 教育
    • 移民
    • 理财
    • 保险
    • 家居
    • 旅游

Categories

  • 武侠片
  • 警匪片
  • 喜剧片
  • 恐怖片
  • 剧情片
  • 动画片

Forums

  • chineseunb 欢迎您
    • 社区公告
    • 学习园地
    • Help Center
    • 新闻纵横
  • 信息交流
    • Saint John 信息交流
    • Fredericton 信息交流
    • Moncton 蒙克顿
    • UNB outside
  • 社区交流
    • UNB 水族馆
    • 谈天说地
    • 时尚生活
    • 读书文化
  • 趣味相投
    • 摄影天地
    • 音乐星空
    • 精彩影视
    • 数码电脑
    • 车迷天地
  • Chineseunb Business Center
    • NB Chinese Marketing
    • NB人才市场
    • 中文黄页
  • 站务区
    • 论坛公告

Product Groups

  • 广告服务
  • 收费会员
  • 网站服务
  • 移帮服务
    • 移帮会计服务

Blogs

  • 令狐冲厕所's Blog
  • 大清河
  • fanchen's Blog

Categories

There are no results to display.


Find results in...

Find results that contain...


Date Created

  • Start

    End


Last Updated

  • Start

    End


Filter by number of...

Joined

  • Start

    End


Group


Website URL


Facebook


Skype


学校 (所在/毕业)


专业


联系电话


地址


居住地


居住地


兴趣


家乡


介绍

Found 19 results

  1.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耶路撒冷北部一个巨大的新巴勒斯坦社区将很快开始建设,该社区将包含数千套住房。 这个代号“拉纳”项目于 2019 年获得耶路撒冷规划基础设施管理局的批准,以拉瓦比(Rawabi)为蓝本,拉瓦比是西岸第一个由巴勒斯坦人建造并为巴勒斯坦人建造的计划社区。总部位于拉马拉的控股公司 Massar International 正在监督该开发项目的设计和施工,该项目将位于拜特哈尼娜(Beit Hanina)附近。该公司由巴勒斯坦马斯里家族所有,他们还规划和建造了位于拉马拉附近的拉瓦比。 根据巴勒斯坦企业的说法,拉纳将是一个类似于拉瓦比的富裕住宅社区,拥有豪华公寓。该项目的第一阶段将包括 92 套住房,后期将再建造400套住房。工程在9月2日签发了施工许可证,以便立即破土动工。 在今年8月,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 (Benny Gantz) 批准在西岸C区为巴勒斯坦人建造1000套住房。计划中的公寓楼将在伯利恒附近的阿扎拉(Atzara),杰宁附近的比尔巴沙(Bir al-Basha)和杰宁附近的哈尔贝特·阿巴(Khirbet Abba)等地建造。
  2. 贝拉·哈迪德穿着钴蓝色迷你连衣裙和配套闪亮靴子抢走法国巴黎时装周风采 24岁超级模特穿着性感连衣裙走秀,露出她纤细的双腿。参加时尚活动的还有模特琼·斯莫斯(Joan Smalls),安贝·瓦莱塔(Amber Valletta),坎迪丝·斯瓦内普尔 (Candice Swanepoel)和比安卡·巴尔蒂(Bianca Balti)。 贝拉·哈迪德在巴黎时装周上身着迷你裙和配套靴子惊艳亮相。 贝拉的走秀是在她上个月有争议地卷入以巴冲突之后首次出现大众眼前。她的父亲穆罕默德是出生在拿撒勒的巴勒斯坦人。这位明星在发布谴责以色列的漫画后被指控为反犹太主义,她后来为这幅漫画辩护说:“针对任何一方的仇恨都不好——我不宽恕它!我不会忍受听到人们说犹太人的坏话。”当时以色列政府发表推文:“像贝拉这样的名人主张将犹太人扔进海里时,他们是在主张消灭犹太国家”。”社交媒体上没有任何视频显示哈迪德呼吁对犹太人造成任何伤害。 但以色列官方推特账号指出,这位超模曾经喊过:"From the river to the sea, Palestine will be free." 表达支持巴勒斯坦:哈迪德分享了4年前集会的一张照片,敦促人们意识到“这与宗教无关”,而且问题已经“持续多年”. 以色列官方推特账号谴责哈迪德的激进主义。 24岁超模身穿钴蓝色连衣裙走秀。 贝拉·哈迪德被媒体拍到在巴黎时装周期间离开酒店。 贝拉在社交媒体上直言不讳地支持巴勒斯坦事业。 她和她的妹妹吉吉·哈迪德 (Gigi Hadid) 在他们的 Instagram 帐户上分享了几张信息图表和个人陈述。她在一篇 Instagram 帖子写道:“我爱我的家人,我爱我的遗产,我爱巴勒斯坦。我会坚强地站起来,在我心中他们应该有更好的土地。”
  3. 著名的巴勒斯坦政治活动家尼扎尔·巴纳特 (Nizar Banat) 在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安全部队上门逮捕他后死亡。 事件发生之际,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正在加紧对西岸政治反对派和社交媒体用户展开打击。 希伯伦省长吉布林·巴克里(Jibreen al-Bakri)在一份声明中介绍,巴纳特的健康状况在安全部队逮捕他时恶化。在总检察署发出逮捕令后,安全部队抵达巴纳特在希伯伦地区的家。“在被捕期间,巴纳特的健康状况恶化,他立即被转移到希伯伦医院,在那里他被宣告死亡。”一名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安全官员表示,已经展开调查以确定死因。 该官员拒绝就有关现年44岁巴纳特被安全人员殴打的指控发表评论。 巴纳特以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领导层的尖锐批评而闻名,过去曾多次被巴勒斯坦安全部队逮捕。他最近呼吁欧盟停止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财政援助,并呼吁对“挥霍欧洲纳税人的钱”展开调查。巴纳特是原定于5月22日作为候选人参加的巴勒斯坦议会选举,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之后将选举取消。巴纳特和他的同事们发表声明,要求欧盟法院,特别是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人权法院,下令立即停止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提供财政援助。 本周早些时候,欧盟签署了一项协议,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巴勒斯坦银行提供 4.25亿美元的贷款,以帮助它们应对因冠状病毒大流行而加剧的经济危机。
  4. 在遭到燃烧气球攻击,引起24起火灾后,以色列国防军在周二晚上袭击了加沙地带属于哈马斯的一些军事场所。就此以色列国防军发表声明:“面对加沙地带持续发生的恐怖行为,以色列国防军已准备好应对所有情况,包括恢复敌对行动。” 与此同时,周二,数十名巴勒斯坦人在加沙边境与以色列国防军发生冲突,因为围绕耶路撒冷旧城的国旗游行引发的紧张局势加剧。据巴勒斯坦媒体报道,在冲突期间,一名巴勒斯坦人腿部中弹,并在众人的注视下被带离现场。 以色列军队向暴乱者发射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以驱散他们。 为了报复巴勒斯坦人的燃烧气球攻击,以色列空袭了加沙的哈马斯目标。 周二,以色列南部发生了多起火灾,至少有 20起火灾是由从加沙发射的燃烧气球引发的。 当天早些时候,巴勒斯坦媒体发布了恐怖分子准备此类气球向以色列发射的照片。据以色列媒体报道,以色列南部至少有一个气球爆炸的报道,居民报告说他们看到并听到了气球在空中爆炸。另外还有消息称,3名加沙人在越过加沙边界围栏进入以色列后被以色列国防军逮捕。 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使用燃烧气球攻击以色列。 作为国旗游行的安全准备工作的一部分,往返本古里安机场的航班路线被改道,从北方进出机场。为了应对哈马斯威胁,以色列加强了铁穹防御系统。根据以色列时报(Times of Israel )报道,双方在此次冲突中没有人员受伤。 这次冲突距离刚刚发生的3周大规模冲突才只有11天。那次冲突是自 2014年以来以色列国防军与哈马斯武装分子之间最严重的冲突。
  5. 据巴勒斯坦卫生部的说法,一名巴勒斯坦男子因为一台便携式发电机与以色列军人发生争执之后,被对方开枪击中脖子而全身瘫痪。 该事件发生在1月1日当天。当时24岁哈伦·阿布·阿兰(Haroun Abu Aram)与另外3人在西岸城市希伯伦附近试图拿走发电机,而在场的以军试图阻拦。双方的争执一直持续到镜头没有拍摄到地方,随后听到一声枪响,接着传出尖叫声。镜头一转,看到阿布·阿兰一动不动倒在地上。 该录像带已经通过以色列人权组织以及巴勒斯坦媒体而广泛传播。针对此事,以色列国防军在一份声明中介绍,当时军方“例行在图瓦尼村(At-Tuwani)拆除一栋非法建筑物”。以色列军方定期拆除未经以色列当局许可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建造的巴勒斯坦房屋。声明也证实,军方知道有巴勒斯坦人在行动中受伤。 、 2020年12月25日,以色列国防军在希伯伦附近拆除一栋巴勒斯坦人的房屋。 军方声明还说,这次行动是在约150名巴勒斯坦人投掷石块的情况下进行,不过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两分半钟的事件录像中看不到这一点。当地村民委员会主任穆罕默德·里伯(Mohammed Ribe)告诉美国媒体,阿布·阿兰的家在一个月前被拆除,当以军在元旦当天要搬空他邻居家时,他一直在努力保护邻居的财产。里伯说道:“哈伦正试图帮助他的邻居拿回发电机时被子弹击中脖子。” 救治哈伦的医院在事后证实,阿布·阿兰的脖子被子弹击中,损害了他的神经和脊椎,并使他四肢瘫痪。医院补充说,他只有使用呼吸机才能呼吸。 根据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的数据,以色列在2020年拆除西岸C区内664栋巴勒斯坦建筑物,使572人流离失所。以色列说,这些建筑物是非法建造的,但是巴勒斯坦人,联合国和人权组织却认为巴勒斯坦人几乎不可能在完全由以色列控制的C区内获得以色列当局的建筑许可。 2020年10月8日,以色列当局在希伯伦拆除一栋建筑。 משרד הבריאות הפלסטיני מדווח על פלסטיני שנורה בצווארו ומצבו אנוש בדרום הר חברון. בסרטון פה מתועד האירוע, במהלכו חיילים מחרימים גנרטור מפלסטינים שמנסים לקחת אותו חזרה. נשמעות שתי יריות, כשהראשונה מביניהם היא זאת שפוגעת בפצוע. pic.twitter.com/b7Zx7vRwzB — Hagar Shezaf (@HShezaf) January 1, 2021 2020年11月4日,在西岸哈里贝特·胡姆萨被拆除建筑后遗留下的家具。 Largest_Israeli_demolition_in_a_decade_displaces_dozens_of_Palestinians_in_the_West_Bank.mp4
  6. 以色列总理认为,特朗普的和平倡议是“现实两国解决方案”的方法。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上周日透露,他准备与巴勒斯坦人坐下来谈判(Palestinians around the negotiating table)。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透露与巴勒斯坦人谈判的大门依旧是敞开着。 内塔尼亚胡为基督徒联合会之以色列虚拟峰会预先录制的视频中说道:“以色列已准备好进行谈判,我已经准备好进行谈判,并相信许多阿拉伯国家希望我们将与巴勒斯坦人进行谈判。“ 以色列总理赞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伊朗的强硬立场,并赞扬了特朗普政府的中东和平提案(Trump administration's Mideast peace)。 N12援引内塔尼亚胡的话说:“美国总统的愿景终于结束了两国解决方案的幻想,并呼吁采取现实的两国解决方案。” 他补充说:“在任何未来的和平协议中,以色列对犹地亚和撒马利亚(以色列对西岸地区的称呼)拥有主权的决心不会减少,但会促进和平。” 然后,他恳请巴勒斯坦人“不要浪费另一个机会,不要再浪费10年来企图铲除以色列。 他们应该支持特朗普的和平立场。”
  7. 在旨在引起全球关注的戏剧性宣布中,巴勒斯坦总理誓言,如果以色列坚持其对部分巴勒斯坦领土吞并的威胁,他将宣布巴勒斯坦独立 穆罕默德·舒泰耶(Mohammad Shtayyeh)在拉马拉的办公室外对外国媒体说,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将单方面宣布沿1967年分区沿线建立一个独立国家,以耶路撒冷为首都。 “如果以色列要在7月1日之后吞并,我们将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过渡到实地国家。这就是我们将进入下一阶段的方向,”穆罕默德说。“一个独立国家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将有一个创始委员会,将有一项宪法宣言,巴勒斯坦将在以耶路撒冷为首都,以67年线为国境线,我们将呼吁国际社会承认这一事实。” 在西岸的古什埃奇安和埃夫拉特定居点。 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一再威胁以色列主权范围包括西岸地理区域内的以色列犹太定居点。 现在有70万以色列犹太人居住在从小村庄b版的前哨站到以大型城市发展的定居点,这些定居点使用分配给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根据国际法,该定居点被视为非法。 舒泰耶在英国接受教育,是巴以和平进程资深参与者。他说,《奥斯陆协定》的设计是基于“渐进主义”的过程,包括西岸和加沙在内的巴勒斯坦地区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发展。 成为一个巴勒斯坦国。 他说,以色列入侵巴勒斯坦领土,现在将以色列主权用于该领土上的定居点,将对以《奥斯陆协定》开始的和平进程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
  8. 生活在附近的以色列居民因非法越境感到苦恼,呼吁以色列国防军采取更多行动 周五,数十名西岸巴勒斯坦人非法越过图尔卡姆(Tulkarm)地区的边界围墙后进入以色列。 肇事者烧毁了篱笆的一部分,并据破坏机械门。 本周早些时候,类似的事件导致大门损坏,车辆可以通过。 现场的视频通过巴勒斯坦社交媒体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在耶路撒冷附近的西岸村庄Beit Jallah举行的反对隔离墙的示威活动中,巴勒斯坦人拿着围栏的一部分参与示威。 尽管以色列国防军早些时候努力加强该地区的安全并加强围栏和大门,但周五的破坏还是发生了。 住在附近的以色列居民说,他们对非法越境感到不安,并批评以色列国防军在确保安全方面做得不够。 周五在加沙又发生了另一场抗议活动,约有7000名巴勒斯坦人聚集在该飞地与以色列的边界(saw another protest in Gaza),要求巴勒斯坦人有权返回他们在1948年以色列独立战争中放弃或逃离的土地。
  9. 以色列安全部长声称这些建筑对平民和安全部队构成威胁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在周三阻止了包括南非,科威特和印度尼西亚在内的多个国家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谴责以色列在耶路撒冷以外大规模拆除巴勒斯坦人住房的动议。 联合国官员对周一拆除的10栋公寓表示关注(Monday demolition of ten apartment buildings),这些公寓居住着17名巴勒斯坦人。 以色列认为这些房屋是非法建造建造,但此举引起了国际社会的谴责和抗议,巴勒斯坦人发誓要将此事提交国际刑事法院。 欧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类政策继续“破坏了两国解决方案的可行性和持久和平的前景”。 法国政府还发表声明说,它谴责以色列在苏尔巴赫(Sur Baher)的行为,称其“违反国际法”。 以色列公共安全部长吉拉德·埃尔丹(Gilad Erdan)指责巴勒斯坦人“撒谎”,强调拆迁工作经过漫长的过程后得到了国家最高法院的许可。 巴勒斯坦政府指出,根据与以色列达成的协议,该地区的大多数建筑物都属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民事控制范围。 i24NEWS - Israeli forces begin demolishing Palestinian homes near Jerusalem.mp4 i24NEWS_-_Israeli_forces_begin_demolishing_Palestinian_homes_near_Jerusalem1.mp4
  10. 在上周遭到强奸和被谋杀的以色列少女在遇害前不久写了一首诗,表达了对和平的希望 奥里·安斯巴赫 上周在耶路撒冷被谋杀的19岁以色列国家服务志愿者奥里·安斯巴赫(Ori Ansbacher)写的一首诗于周一向公众发布的。 安斯巴赫是耶路撒冷以南以色列城镇特科亚的一名土生土长的居民,一直在军队中的民事单位服务。作为她服务的一部分,安斯巴赫曾在亚历山大中心为耶路撒冷南部的高危青年提供帮助。 几小时后,安斯巴赫独自在附近的艾因耶尔(Ein Yael)森林里度过一段时间。在那里她会写诗。 安斯巴赫写的最后一首诗是在亚利姆中心(Yaelim Center)找到的。 这首诗的部分内容是:“让你的世界成为一个和平的世界。 记住你是少女,在和平降临到你之前你要改变自己,重新振作,建立一个世界,一个和平的世界。” 据报道,安斯巴赫在周四早上失踪了,她的遗体于周四晚上7点左右被发现。 她的尸体被发现在艾因耶尔森林中,赤身裸体,胸部有多处刀伤。 以色列安全部队随后逮捕了一名29岁的巴勒斯坦人阿拉法特·伊尔法亚(Arafat Irfayia),他是非法持刀进入耶路撒冷。 阿拉法特后成承认奸杀安斯巴赫。 以色列国安局辛贝特(Shin Bet)在周日表示,基于阿拉法特的声明,这起谋杀似乎是出于民族主义的恐怖主义行为。
  11. 以色列军队在拉马拉的一次行动中逮捕了一名涉嫌谋杀19岁奥里·安斯巴赫的巴勒斯坦男子。 司法部长艾莱·沙克德呼吁对杀害奥里·安斯巴赫的巴勒斯坦嫌疑人处于死刑 以色列安全机构周日晚间宣布,在耶路撒冷附近谋杀一名19岁女子的巴勒斯坦嫌疑人承认犯罪并承认这出于“民族动机”。 这名男子被确认为来自希伯伦的29岁阿拉法特·伊尔法亚(Arafat Irfayia),在周末因涉嫌谋杀而在拉马拉被捕,据报在以色列国防军部队审讯期间对此事供认不讳。 根据最近的辛贝特(Shin Bet)声明,Irfayia承认犯罪并表示它受巴勒斯坦民族主义的驱使。 周日晚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亲自告诉奥里·安斯巴赫(Ori Ansbacher)的家人,她因恐怖行为而被杀害。 “这并不奇怪,但我想让你知道。”以色列时报引用他的话说。 以色列警方在耶路撒冷封锁发现女子尸体的森林。 内塔尼亚胡在周五发誓要冻结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汇款,以回应对上周末一名19岁的以色列女子被谋杀。 周四晚上,在她被家人报告失踪数小时后,安斯巴赫在耶路撒冷的一片森林中被发现身中数刀。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另外4名因安斯巴赫遇害案而被捕的巴勒斯坦人被释放。 周日晚上,以色列国防据突袭热点城市希伯伦,很有可能拆毁伊尔法亚的家。 但内塔尼亚胡的右翼政治对手敦促加强威慑手段,要求在此案件或恐怖主义谋杀案中实施死刑,并要求政府实施去年议会通过,扣留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支付给因攻击以色列而被以色列关押的巴勒斯坦人的费用 -- 一项政策称之为“为杀人付出代价”。 以色列每月收取约1.27亿美元的关税,这些关税是运往巴勒斯坦市场的货物,这些货物通过以色列港口运输,然后将其转移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 以色列当局持续调查19岁奥里·安斯巴赫遇害案。 “到本周末,执行关于扣留恐怖分子工资的法律所需的工作完成,”内塔尼亚胡 - 即将在该国即将举行的4月9日大选中寻求连任 - 告诉记者。“下周日我将召集安全内阁,我们将批准扣除资金的必要决定。” 最初是以犯罪事件调查安斯巴赫谋杀罪,而现在有报道称调查人员现在正在研究谋杀是否有“民族主义”动机,以及这次袭击是否属牵扯性行为。 根据以色列警方在周六晚上发表的一份声明,伊尔法亚在周四离开希伯伦的家,手持刀并前往Beit Jala村。 “阿拉法特·伊尔法亚走向森林,在那里他注意到了奥里,然后袭击并谋杀了她。” 据报道,嫌疑人过去多次因非法携带刀进入以色列而被捕。 据12频道报道,现场的法医证据使警察找到了嫌犯。 随着调查的继续,安斯巴赫谋杀案的细节已被置于媒体禁令中。 “对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正在进行中,特别是针对谋杀的动机。”以色列安全部门辛贝特在周六发表声明称。 周六,以色列警方发布声明,敦促公众避免传播错误信息(refrain from spreading misinformation),因为有关安斯巴赫谋杀的谣言,包括她死亡情况的可怕细节,已在社交媒体上传播。 警方称这些社交媒体报道“毫无根据”,警告说他们“伤害受害者和家人的尊严,并误导公众”。 司法部长艾莱·沙克德(Ayelet Shaked)和公共安全部长吉拉德·埃尔丹(Gilad Erdan)都坚称将此案视为恐怖袭击,但调查人员尚未得出嫌犯的动机。 “当一名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国境内非法谋杀一名犹太人时,毫无疑问它需要被视为民族主义谋杀,”埃尔丹告诉第13频道。 “在审讯中他说或不说的并不重要。 我希望有关当局明白这一点,如果没有,我们需要立法。“ 以色列法律已经允许在某些情况下判处死刑,但自1962年纳粹党卫队官员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以来,没有人被犹太国家处决。 前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于12月议会解散之前,提出了一项针对恐怖主义案件判处死刑(imposing the death penalty in cases of terrorism )的拟议法律。
  12. 据报道,以色列法院释放巴勒斯坦自己在耶路撒冷的市长,处于3天软禁。他的被捕同巴勒斯坦民族权利机构以出售房产给一名犹太人而逮捕一名美籍巴勒斯坦人有关。 在11月25日被捕的阿德南·盖斯(Adnan Gheith)将于周二被软禁在他的家中,这是耶路撒冷地方法院法官的裁定。 阿德南·盖斯 警方一直在调查盖斯,因为他涉嫌参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10月份逮捕的美籍巴勒斯坦人伊萨姆·阿克尔(Issam Akel),显然是因为他将他在东耶路撒冷老城的公寓卖给了一名犹太买主 - 根据巴勒斯坦土地法,这属于刑事犯罪。 巴勒斯坦人认为这种销售是叛国行为,巴勒斯坦人认为每次把巴勒斯坦土地出售给犹太人,都是对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的未来的构成直接威胁。 警方还怀疑盖斯将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居民招募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武装部队,以色列称其违反了1993年的奥斯陆协定。 盖斯先前于10月20日被以色列内部安全机构Shin Bet拘留了两天,因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耶路撒冷进行非法活动”。 他的办公室被搜查。 巴勒斯坦安全部队发言人阿德南·杜梅里少将(Major General Adnan Al-Dumeiri)告诉法新社,以色列已停止在耶路撒冷地区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安全合作。
  13. 在以色列空袭同时,巴勒斯坦武装分子用数十枚火箭弹和迫击炮弹轰击以色列 自2014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战争以来,这次战斗似乎是最激烈的 巴勒斯坦官员说,至少有三人,包括两名武装分子,被以色列人打死 在以色列,国家救援服务部门表示,至少有7人受伤,其中包括一名19岁的士兵 巴勒斯坦武装分子在以色列空袭加沙地带目标同时发射数十枚火箭弹和迫击炮弹轰击以色列。 自2014年战争以来,这似乎是最激烈的交火。 在告诉记者撤离后,以色列空袭摧毁了执政的哈马斯的阿克萨电视台。 以色列安全部队和消防队员在以色列 - 加沙边境被巴勒斯坦发射的火箭击中后,聚集在一辆被击毁公共汽车旁。 2018年11月12日从加沙城拍摄的照片显示,在以色列空袭哈马斯统治下的巴勒斯坦飞地冒出滚滚黑烟。 以色列在加沙城发生空袭后,烟雾从哈马斯的阿克萨电视台冒出。 在以色列,国家救援服务部门表示至少有7人受伤,其中包括一名情况危急的19岁士兵。 后来,美国犹太人委员会Avi Mayer发推文称,一名60岁的以色列男子在加沙发射的火箭击中他在以色列南部城市阿什凯隆的公寓楼后遇害。 这尚未得到官方的证实。 由于以色列在加沙进行的拙劣卧底军事行动引发的战斗,使人们对最近埃及和联合国官员为缓解紧张局势而斡旋达成的谅解表示质疑。 一天前,以色列总理表示他正尽一切可能避免再次发生战争。 联合国表示正在与埃及合作,以阻止暴力事件。 “火箭攻击必须停下来,所有人都必须表现出克制!” 联合国中东特使办公室所发推文。 周日在加沙几英里外发现显然是在进行侦察任务的卧底部队,导致一场战斗发生,造成七名武装分子,其中包括一名哈马斯指挥官和一名以色列军官死亡。 2018年11月12日拍摄的一张照片显示,在以色列空袭期间,加沙地带哈马斯阿克萨电视台的建筑物上方有一团火球冒出。 以色列铁穹反导系统在以色列南部城市斯德洛特附近发射导弹拦截加沙地带发射的火箭。 周一日落时分,武装分子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发射了100枚火箭,这是自4年前50天战争以来最激烈的攻击。 火箭攻击一直持续到晚上,点燃了加沙的天空,并在整个以色列南部拉起空袭警报。 军方说,飞机,直升机和坦克击中了30多个激进组织的目标,包括军事基地,观察哨和武器设施。 它还说它针对的是发射火箭的小队。 军方发言人乔纳森·康里克斯(Jonathan Conricus)中校说,军队已向加沙边境派遣了更多的步兵部队,火箭防御系统和情报部队。 “我们继续对加沙恐怖主义组织的军事目标进行打击和报复,至于我们的意图,我们将根据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努力。”他对记者说道。 一名以色列受伤妇女从她的公寓撤离,该公寓在被加沙地带发射的火箭击中后燃起大火。 在2018年11月12日加沙发起火箭袭击后,保安人员检查了以色列阿什凯隆市一座受损房屋。 1024x576_MP4_4102367214966948053.mp4 1024x576_MP4_8079873192307806170.mp4
  14. 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对以色列没有外交关系的阿曼国家进行了未经宣布的访问,并会见了苏丹卡布斯。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告诉利库德集团成员,针对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土地“占领”的批评是“胡说八道”。 根据以色列报纸Yediot Ahronot报道,“占领是无稽之谈。”内塔尼亚胡说道。 据报道,以色列领导人强调强有力的外交是以色列掌握的最重要的工具。 “权力是关键。权力改变了我们与阿拉伯国家的一切政策。”他说道。 内塔尼亚胡告诫其党内同事不要向邻国和团体做出让步,称这种策略使以色列显得软弱无力。 相反,报道称他声称“根据以色列作为一个技术超级大国,使[阿拉伯]的利益与以色列保持一致,必须走这条道路。” 在内塔尼亚胡最近访问阿曼并报道称他将很快访问另一个阿拉伯国家后,以色列与逊尼派穆斯林国家的关系似乎正在变暖。 内塔尼亚胡和苏丹卡布斯·本·赛义德·阿勒赛义德在2018年10月26日在阿曼会晤。 在10月底,当以色列总理对海湾国家进行罕见访问时,内塔尼亚胡与阿曼的苏丹卡布斯(Sultan Qaboos of Oman)讨论了“推进中东和平进程的方法”。
  15. 以色列士兵于2018年10月14日在约旦河西岸的希伯伦市犹太人居民区附近巡逻。 军方在周一表示,一名巴勒斯坦男子在约旦河西岸城市希伯伦的一个圣地附近刺伤一名以色列士兵,造成后者轻伤,之后该名巴勒斯坦男子被击毙。 “一名袭击者试图刺伤一名靠近麦比拉洞的士兵,造成后者轻伤。现场的其他士兵用火力作出回应。”以色列国防军在一份声明中说道。 军方证实袭击者是巴勒斯坦人并被击毙,但没有透露攻击者的身份。 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袭击现场图片显示,袭击者躺在路上,身体被黑色塑料布覆盖。 事件发生在列祖之墓附近,这是穆斯林和犹太人的圣地,旧约的人物包括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据信被埋葬在那里。 希伯伦 - 西岸最大的城市 - 这是一个以巴勒斯坦人为主的城市,拥有800名犹太定居者的小飞地,这些定居者受到以色列国防军守卫的几个强化防御基地的保护。 其郊区还有其他几个以色列定居点。 上周,以色列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宣布内阁批准(Avigdor Liberman announced the cabinet’s approval)为该地区的定居点提供600万美元的扩建项目; 16年来的第一次扩张。 “这是20年来第一次希伯伦将有新的犹太社区!我们将建立一个新的社区,取代军营。”他在推特上说道。 本月早些时候,一名巴勒斯坦人在约旦河西岸工业区开枪击毙两名以色列人,并打伤另一人。 以色列部队继续追捕该名嫌犯。 在2015年爆发了一波主要针对以色列人的孤狼袭击事件。 此后一系列袭击事件有所减少,但分析师仍担心再次激增的可能性。
  16. 在2018年5月22日,萨拉,右边,在一名来自叙利亚的巴勒斯坦难民在由联合国驻巴勒斯坦难民事务处,近东救济工程处经营的贝卡谷地小学内上英语课。 加拿大已承诺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近4000万美元,因为在美国预算削减后,该机构正在努力维持运营 加拿大加强了对巴勒斯坦难民的援助,并在周五宣布在美国严厉削减该组织资金后,它将向联合国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捐款3800万美元。 在美国有争议决定停止向所谓的“无可挽回,有缺陷”组织提供资金(decision to stop funding)之后,让支持该地区约500万巴勒斯坦难民的该机构陷入了危机之中(thrown into crisis)。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是近东救济工程处最大的单一捐助国,直到8月份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政府正式结束每年向该机构提供3.5亿美元资金。 根据加拿大政府的说法,他们的贡献将以两年时间来支付。 渥太华在一份声明中说,大部分资金将用于“满足数百万巴勒斯坦难民的基本教育,健康和生计需求”。 另外近800万美元将用于向叙利亚和黎巴嫩的460000多名巴勒斯坦难民提供“紧急救生援助”。 在2016年,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政府推翻了前任对巴勒斯坦援助的削减。 加拿大表示,它“对巴勒斯坦人的所有援助都进行了”尽职调查“,包括”资助协议中强有力的反恐条款“。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以及以色列反对该机构运作以及其如何计算难民人数的方法。 在2015年8月16日的照片中,一名巴勒斯坦女学生在反对联合国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资金缺口的示威活动中高呼口号,这可能使今年秋天约有50万巴勒斯坦学生失学。 该组织成立于1949年,旨在协助在以色列独立战争期间逃离家园的巴勒斯坦人。 该特派团为西岸,加沙地带,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约500万巴勒斯坦人提供各种教育,保健和福利服务。 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地带说,有超过20万巴勒斯坦人通过该组织而上学。 本月早些时候,联合国在巴勒斯坦的难民机构的工作人员在加沙地带罢工(went on strike),以抗议失业和美国削减资金。
  17. 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对巴勒斯坦护理人员进行了故意致命射击。 送葬者参加了被以色列军队杀害的巴勒斯坦护士拉赞 - 纳吉尔的葬礼。 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进行的一项调查得出结论,以色列安全部队故意射杀巴勒斯坦医疗人员拉赞 - 纳吉尔(Razan al-Najjar),这与以色列军队声称这是一起事故相矛盾。 6月1日,20岁纳吉尔被一枚子弹击中胸部,从她的背部射出,当时她试图帮助加沙地带同以色列围栏附近受伤的示威者。 B'Tselem的调查发现,以色列安全部队的一名成员瞄准并直接朝她射击,纳吉尔站在离围栏约25米的地方,“尽管她对他或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构成任何危险并且穿着医疗人员服装。 “与以色列军方提供的许多版本相反,案件的事实只能得出一个结论。”B'Tselem的发言人阿米特·吉鲁兹(Amit Gilutz)。 29岁来自汗尤尼斯(Khan Younis)的拉米·阿布·贾扎尔(Rami Abu Jazar)的一名志愿护理人员,当枪击发生时,她与纳吉尔在一起。在向B'Tselem提供的证词中,贾扎尔解释说,当天下午6点左右,一群护理人员走近围栏,撤离因吸入催泪瓦斯而晕倒的两名年轻男子。 阿布·贾扎尔说,护理人员穿着医用背心,双手举过头来“让士兵们放心,让他们看到我们是护理人员”。 然而,当他们开始撤离这些年轻人时,士兵开始向他们发射“重炮弹”催泪弹。纳吉尔开始窒息,大家离开围栏。 “在我们撤离后,我们开始感觉更好,并决定更接近示威者,”阿布·贾扎尔说。“我们站在距离他们大约10米远的地方,距离围栏大约25米。我们附近没有示威者。下午5点45分左右,我们看到两名士兵从一辆军用吉普车上下来,跪下并用枪瞄准我们,采取狙击手的姿态。” “拉赞站在我的右边,我们正在谈论。突然,他们向我们发射了两枚实弹。我看着拉赞,看到她指着她的背,然后摔倒。” 一秒钟之后,阿布·贾扎尔左膝上方也被子弹击中,与他们站在一起的另一名护理人员的右手和骨盆被子弹击中。 根据B'Tselem的说法,以色列部队的发言人试图排除士兵的责任,表示士兵并没有瞄准纳吉尔的地方。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according)以色列部队发言人在6月5日表示,根据他们的初步调查,纳吉尔并非故意攻击目标,这表明她很可能被弹跳或误射。 他们的调查是基于对现场士兵的采访。 他们的检查发现他们向示威者开枪,而不是纳吉尔。
  18. 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说,自1967年以来,在被占领土上强行迁移整个巴勒斯坦社区将是“几乎前所未有的”。 以色列部队攻击数十名巴勒斯坦人,他们抗议拆毁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附近的一个贝都因村庄并强行转移整个社区。 据巴勒斯坦红新月会报道,在周三在Khan al-Ahmar村发生的事件中,至少有35名巴勒斯坦人受伤,其中4人住院。 证人拍摄并在网上传播的视频显示以色列部队殴打并试图逮捕男人,女人和儿童。 在一段视频中(one video),看到以色列军队猛烈地在地上拖着一名巴勒斯坦妇女。 在社区接近180名居民和以色列最高法院之间长期的法律斗争之后,以色列部队于周三早些时候带着重型装备和至少一辆推土机抵达现场。 虽然以色列法院已批准拆除村庄,因为它是在没有必要的建筑许可证的情况下建造的,但以色列当局很少(如果有的话)批准C区的建筑许可证,因为那里仅限犹太人定居点(Israeli housing settlements )的扩建。 联合国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4年期间,以色列当局仅批准1.5%巴勒斯坦人提出的所有许可申请。 Khan al-Ahmar的社区早在1953年就出现,早于其周围的两个犹太人定居点。 该社区认为(believes),他们被强行拆除,以允许以色列扩大其土地上的定居点。 大约超过40个巴勒斯坦家庭生活在Khan al-Ahmar。 这个贝都因居住的村庄已经被具有政治影响力的犹太人定居点所包围 - 东部的Maale Adumim和西部的Kfar Adumim。
  19. 随着2名记者死亡,至少12人受伤,国际上对以色列战术的批评也在增加。 全球数千名记者处于重要故事的前沿,往往冒着很大的风险为我们带来事实,同时努力不让自己成为故事的一部分。 但一些巴勒斯坦记者指责以色列“故意”针对他们,因为他们报道了加沙边境正在进行的抗议活动。 在短短五个星期内,2名巴勒斯坦记者被以色列狙击手打死,至少12人受伤。 以色列否认它是针对记者的。 但正在面临国际批评,因为它使用了强硬的手段。 加沙人民多年来一直处于以色列封锁之下,许多人失业。 自从一个月前开始,在以色列安全围栏旁的抗议活动似乎在不断升级。 那么,巴勒斯坦记者是有针对的目标?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