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earch the Community

Showing results for tags '加拿大'.



More search options

  • Search By Tags

    Type tags separated by commas.
  • Search By Author

Content Type


Categories

  • NB生活
    • 法律
    • 汽车
    • 福利
    • 健康
    • 教育
    • 移民
    • 理财
    • 保险
    • 家居
    • 旅游

Categories

  • 武侠片
  • 警匪片
  • 喜剧片
  • 恐怖片
  • 剧情片
  • 动画片

Forums

  • chineseunb 欢迎您
    • 社区公告
    • 学习园地
    • Help Center
    • 新闻纵横
  • 信息交流
    • Saint John 信息交流
    • Fredericton 信息交流
    • Moncton 蒙克顿
    • UNB outside
  • 社区交流
    • UNB 水族馆
    • 谈天说地
    • 时尚生活
    • 读书文化
  • 趣味相投
    • 摄影天地
    • 音乐星空
    • 精彩影视
    • 数码电脑
    • 车迷天地
  • Chineseunb Business Center
    • NB Chinese Marketing
    • NB人才市场
    • 中文黄页
  • 站务区
    • 论坛公告

Product Groups

  • 广告服务
  • 收费会员
  • 网站服务
  • 移帮服务
    • 移帮会计服务

Blogs

  • 令狐冲厕所's Blog
  • 大清河
  • fanchen's Blog

Categories

There are no results to display.


Find results in...

Find results that contain...


Date Created

  • Start

    End


Last Updated

  • Start

    End


Filter by number of...

Joined

  • Start

    End


Group


Website URL


Facebook


Skype


学校 (所在/毕业)


专业


联系电话


地址


居住地


居住地


兴趣


家乡


介绍

Found 681 results

  1. 美国当局搜捕在上周末从加拿大非法开车穿过一名佛蒙特州男子住家后院进入美国的3名男子。 他们的操作方式并不神秘,因为整件事都被安装在树木上的摄像头清晰拍摄下。但是,对于房主而言,这本身就创造了一个谜团 — 为什么有人会选择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最明显的方式之一越过边界。 在视频中,这3人看上去都是个高个子的白人男人,也许30多岁,留着棕色头发。一人穿黑色衣服,一人穿着绿色衣服,第三人穿着醒目的红色夹克。 美国边境巡逻队告诉媒体,这辆面包车后来在附近被发现。发言人迈克尔·麦卡锡(Michael McCarthy)说道:“特工获悉有人非法越境后展开搜查,在附近的沃尔玛停车场发现被遗弃的汽车。”负责监控边境加拿大一侧的皇家骑警没有就此次发表评论,美国边境巡逻队也没有提供更多信息,不过有媒体报道,这辆面包车应该是挂加拿大牌照。 Vermont_backyard_cam_captures_men_sneaking_across_U.S.-Canada_border___CTV_News.mp4
  2. 一份研究报告指出,COVID-19在加拿大加深了富人和穷人之间的鸿沟,扩大了大流行前存在的经济差距。 根据BDO Canada Ltd.的负担能力指数(affordability index by BDO Canada Ltd),虽然五分之一的加拿大人表示自己过得更好,但近五分之二的人表示,他们的个人财务状况在第一波疫情中恶化了。该指数是根据安格斯里德集团(Angus Reid Group)的民意测验数据得出,发现情况最糟糕的人表示其债务负担过重,超过过去的4倍。 BDO债务解决方案部总裁道格·琼斯(Doug Jones)表示,负担能力指数显示加拿大人越来越难以摆脱生活成本的困扰。COVID-19促使加拿大人更多削减开支,但人们也发现更加困难去偿还债务。琼斯说道:“这些因素可能会给家庭和经济带来长期压力。现在是密切关注家庭预算并尽可能避免债务。” 调查发现,三分之二有债务的加拿大人无法及时偿还他们的债务,或者不得不在预算中做出牺牲。尽管这通常涉及到诸如娱乐或休闲之类的非必要开支,但调查发现,将近四分之一的加拿大人放弃在食物或衣服上必不可少的开支。在大流行期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艾伯塔省和安大略省这3个省的居民更有可能产生债务。 同时,有更多储蓄的加拿大人往往是年轻,受过大学教育,收入超过10万加拿大元的人士。这个群体倾向于将下馆子和旅行等非必需开支费用转移到储蓄中,从而减少了对债务的担忧。 同时,最新的MNP Ltd.消费者债务指数揭露(MNP Ltd. consumer debt index ),大流行性衰退使富人与处理失业,债务,搬迁和感到粮食不安全的人群之间的不平等现象越发引人关注。MNP总裁格兰特·巴赞(Grant Bazian)介绍,该公司的指数“突显了COVID期间加拿大人的不同经历。”“虽然有些人幸运地能够继续从事目前的工作,但有些人仍然面临财务不确定,不知道大流行后他们是否可以继续此工作。”MNP指数还揭露超过一半的千禧一代表示对自己一生承担的债务感到遗憾。据报道,许多家庭离破产仅数百加拿大元之遥。 MNP表示,收入在40000至60000加拿大元之间的家庭中有44%距离破产只有一步之遥,其中22%的家庭已经破产。
  3. 加拿大边防指控一名美国籍男子试图走私禁止和限制武器进入卑诗省。 在9月18日的新闻发布中,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宣布了对来自阿拉斯加的一名男子的指控。据称,这名男子在今年7月试图穿过阿伯茨福德-汉丁顿(Abbotsford-Huntingdon)入境口岸时被发现携带14支枪。CBSA透露,其中4支属于被禁止的半自动(“突击式”)步枪。另外这名男子还携带3支被禁止的手枪,1支受限制的手枪和6支不受限制的手枪,这些枪支也统统被没收。 这位现年33岁的科里·斯科特·凯特林(Corey Scott Kettering)就走私罪名在9月21日出庭。此外,根据加拿大《刑法》第91条第(1)款,他还被指控做出虚假或欺骗性陈述。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在上一财政年度查获753支违禁枪支。
  4. 随着加拿大的夏季温度升高,鲨鱼正返回新斯科舍省附近的大西洋。 张贴在Facebook上的视频显示(video posted to Facebook),一条鲨鱼出现在韦奇波特(Wedgeport)一条当地居民的游艇旁。 萨曼莎·勒布朗(Samantha LeBlanc)于7月22日拍摄的录像显示,鲨鱼出现在游艇旁,其鳍片清晰可见。 随着快艇靠近,可以看到水面下的鲨鱼。 勒布朗说,当他们在加拿大人的水域中看到鲨鱼时,她的家人不敢相信他们的眼睛,称这次目击是“梦想成真”。 WATCH__Great_white_shark_'Giganto'_spotted_on_family_boat_trip_off_N.S.___CTV_News.mp4
  5. 在加拿大想去赌场试试运气吗?不过要体温检测,带好口罩和消毒湿巾。 赌场将按照COVID-19防疫措施重新开放。 随着全国各地赌场的开放,但场景就很大不同。大多数情况下扑克桌禁止使用,可供选择的老虎机较少。 有关物理距离的提醒出现在大厅,墙壁,门和电梯。 许多设施都关闭了。特快洗衣服务,自助餐,现场表演,水疗和夜总会。 赌场是为逃避现实而建造的,但没有能逃避COVID-19。 赌场都采用相同的清洁规范,这种清洁规范曾经用于卫生间。使用持久的抗菌喷雾剂对表面进行消毒,每次在有人使用老虎机后对它进行擦洗,并在整个大厅里提供消毒湿巾和消毒剂。 许多赌场不再像以前那样24小时营业,而是每天早晨关闭几个小时进行清洁。 加拿大博彩协会首席执行官保罗·伯恩斯(Paul Burns)表示,那些喜欢喜欢赌博的人士知道,当返回赌场时候,体验将有所不同。 “在我们重新营业的地方,有很好的需求。 客户确实想回来,但他们也想知道安全性。我们必须为客户做到这一点。” 赌场正在重新开放 艾伯塔省是第一个重新开放赌场的省份。 尽管强烈建议戴口罩,但没有强制赌客戴口罩,也没有设置容量限制,只需要两米的距离即可。 大西洋所有省份的赌场都可以重新开放(纽芬兰和拉布拉多除外,赌博在该地区多年来一直是非法的),但新斯科舍省和新不伦瑞克省的一些运营商尚未决定重新开放。 萨斯喀彻温省在上周五重新开放了赌场,进入第三阶段的安大略省部分地区的赌场重新开放。 魁北克的赌场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重新开放。 曼尼托巴省和卑诗省尚未重新开放赌场。 但是,赌场运营商正在游说各地的省政府,让他们通过批准健康与安全计划为赌场重新营业开绿灯。 可以肯定的说,赌场是大生意。 在3月份的72小时内,大流行防疫措施导致加拿大有114家赌场被关闭。 根据加拿大博彩协会的统计,该国博彩业提供182000多个工作岗位,为政府和慈善机构带来92亿加拿大元收入,商品和服务支出约为146亿加拿大元。
  6. 加拿大CTV新闻发现,一项将心理健康护士与警察搭配以进行健康检查(wellness check)的服务可以减少此类遭遇转变为暴力的可能性,但这项服务并不是在卑诗省各地区均适用。 尽管心理健康咨询电话急剧增加,但低陆平原主要城市却没有专门的心理健康团队。 患者获得的心理帮助取决于他们所在的城市,甚至取决于他们寻求帮助的时间或星期几。 在一些最引人注目出现健康检查有误的城市,公民团体呼吁建立两支团队作为这些呼吁的一种解决方案。 “我们需要更多的同情心,更多的了解,更多的包容,并试图看看我们能做什么来帮助这个有需要的人,“纳奈莫市议员泽尼·马特曼(Zeni Maartman)说。“这应该是省政府统一组织,而不是现在东拼西凑。” 纳奈莫皇家骑警在5月回应莎娜·布兰查德(Shanna Blanchard)儿子的911报警电话时就没有与心理护士在一起。当时布兰查德把自己锁在浴室里哭泣。 当警察试图根据《心理健康法》逮捕她时,曾是消防员并亲自接过许多类似电话的布兰查德告诉他们,他们没有根据,包括患有精神疾病或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危险。 她说她站了起来,被猛烈撞击,以至于失去了一颗牙齿。 莎娜·布兰查德在被警察逮捕期间受伤。 纳奈莫居民莎娜·布兰查德在5月的健康检查期间被打了一拳,被套上防吐罩限制了她的呼吸。 她的家庭安全视频显示,当她尖叫着寻求帮助时,警察正在将她拖出。 她说,他们给她套上防吐罩,她说她设法拿下,以免被口中的血呛死。 “这是一个受伤的人。我好痛,我需要社区的支持。我需要精神健康支持。我当然不需要皇家骑警。“布兰查德告诉CTV新闻。 她说她以为自己会死。 在过去3个月中,加拿大有6次健康检查,导致他人死亡。去年提交给卑诗省验尸官的一份报告说,在5年时间内警察造成的所有死亡中,超过三分之二与心理健康电话有关。 皇家骑警发言人告诉CTV新闻,一支纳奈莫心理健康团队计划于2021年组建,这将是该省仅有的少数专业小组之一。 在基洛纳,护理学生莫娜·王(Mona Wang)起诉基洛纳皇家骑警,原因是在法庭诉讼中获得的录像显示,一名皇家骑警警官将她拖过走廊,然后踩到她的头上。 那起事件发生在1月某一个周一下午5点左右,基洛纳的心理健康小组(PACT)仅在周二至周五的上午10点至晚上8点工作。 基洛纳市议会要求在2018年将该服务增加一倍; 内部卫生管理局尚未告知CTV新闻是否会按照该要求进行处理。 莫娜·王声称遭到皇家骑警暴力执法。 在乔治王子市,Car 60每天运行9个小时。 在低陆平原,温哥华的Car 87每周7天,每天21小时运营,这是CTV新闻调查的所有警队服务最高的地方。 列治文的Car 80于2019年10月开始运营,每天运行12个小时。素里Car 67每天也运营12小时。 一位发言人说,去年在素里的7665次心理健康咨询中,Car 67负责900次通话。 但低陆平原地区的其他大城市,包括本那比和北温哥华,没有这种服务。
  7. 调查人员说,一名在卑诗省素里医院死亡的女子被认为是被谋杀,她是一名在加拿大生活了一年以上的中国公民。 6月17日清晨,范波(Bo Fan)被送到在和平拱医院(eace Arch Hospital),并于当晚死亡。当时警方认为这名41岁女子的死亡可疑,此后被视为谋杀案。 警方没有提供死因,但表示受伤后很明显她是谋杀的受害者。 警方最初认为死者是30多岁,但此后已经改正了她的年龄。 联合凶案调查组(IHIT)在周三早上的最新消息中透露,她自2019年2月以来一直在加拿大生活。 联合凶案调查组证实在素里遇害的是41岁中国公民范波。 警长弗兰克·张(Frank Jang)说,她住在素里的君怡高地(Grandview Heights)附近,最后一次出现在168th Street和27th Avenue附近。 警方表示,死者在在6月16日至17日的“通宵时间”内被他人看到。 调查人员说,她被认识她的的人送到医院,警方一直在与此人联系。 当被问到送她到医院的人在哪里发现她时,张警长说,在调查进行期间,他不会向公众提供细节。 这位警长说,她的死被认为不是随机事件。 他说,受害人及其死亡仍然有很多未知的信息,但她与一个名为Golden Touch的组织有联系。 该组织也称为“创造丰盛”(Create Abundance)。 警方证实死者与一个叫创造丰盛的组织有联系。 更多内容: What we know so far about Golden Touch 张说,据信这是一个自我完善或健康组织,警方并没有将这个组织与她的死亡联系在一起,只是在寻找认识她的人。 张警长说,目前还不清楚她如何参与该组织。 这是一个具有本地和国际关系的团体,到目前为止,警方对此知之甚少。 “我们专门与华人社区联系。”张警长还透露IHIT已经联系了中国驻温哥华领事馆。
  8. 研究人员求助于新不伦瑞克省居民寻找濒临灭绝的蜜蜂 这是2009年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松树省立公园发现的最后一只铁锈色斑纹大黄蜂。 大黄蜂研究人员正向新不伦瑞克省蜂农寻求帮助,以寻找严重濒临灭绝的蜜蜂物种活动迹象。 这种铁锈色斑纹大黄蜂曾经在上世纪70年代在加拿大东部南部普遍出现。 “如果你在安大略省南部看到100万只大黄蜂,那么其中可能就有15只铁锈色斑纹大黄蜂,”约克大学环境研究助理教授希拉·科拉(Sheila Colla)说。“它们曾经是第四大常见物种。” 但是在1970年代发生了一些问题,导致这种物种开始急剧减少。 在过去的20年左右的时间里,科拉亲自在加拿大休伦湖岸边的松树省立公园(Pinery Provincial Park)发现两只铁锈色斑纹大黄蜂。 该物种曾经在美加边境东侧很常见,但现在已濒临灭绝。此说法自2009年以来在加拿大尚未得到肯定。 最后一只此类大黄蜂是在2009年被发现。 科学家不确定杀死蜜蜂的原因,但是鉴于下降的幅度,科拉说最可能的罪魁祸首是病原体。 科拉说,该理论是一种疾病或寄生虫,从有管理的养蜂业引入野生蜂种群中,而铁锈色斑纹大黄蜂没有自然防御能力。 2010年,加拿大濒危野生动植物状况委员会(COSEWIC)宣布该物种为濒危物种。 它的美国同行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COSEWIC在2010年表示,估计此类蜜蜂物种的数量下降了99%。 现在,研究人员正在准备一份有铁锈色斑纹大黄蜂状态的10年更新报告。 科拉说,这本应包括跨安大略,魁北克和新不伦瑞克省南部的实地考察,这三个省被认为属于该物种的自然范围。 “但是使用新冠,这将是不可能完成。” 因此,研究人员要求民众近距离接触并拍照他们花园里的大黄蜂或他们在旅途中看到的蜜蜂。 然后,他们可以将这些照片和位置信息发送到bumblebeewatch.org。 铁锈色斑纹大黄蜂是一个较大的物种,约1至1.5厘米长。 它的腹部上部有棕褐色的彩色斑点,斑点周围被黄色包围。 其他蜜蜂也有类似的斑点,但没有被黄色包围。 但是你不必自己识别物种。研究人员将来识别。 科拉说,研究人员希望看到尽可能多的大黄蜂图片。 “收到你发送的照片非常重要。将你所有的照片发送给我们。” 这些照片可以上传到bumblebeewatch.org网站,或者您可以下载一个手机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将发送带有GPS定位的照片。 铁锈色斑纹大黄蜂的活动期是在4月到10月之间。
  9. 周五,当一名来自卑诗省的26岁土著女子在新不伦瑞克省西北部被警察开枪打死后,引起整个加拿大对于所谓“健康检查”(wellness checks)的质疑。 尚特尔·摩尔(Chantel Moore)在周四凌晨被打死,当时警察上门检查她的健康情况。埃德蒙兹顿警方说,摩尔拿刀威胁警察。在开枪之后,警察试图挽救她的生命,但她最后还是在现场死亡。 摩尔的祖母格蕾丝·弗兰克(Grace Frank)说,她的孙女“很娇小”,不可能袭击警察。 “我的孙女是你见过的最美丽的人,也是最友善的人,”她在卑诗省托菲诺(Tofino, B.C)的家中说。“她是如此可爱和有同情心。” 弗兰克说,摩尔在少年时代与她住了很多年,然后与其他亲戚一起住,后来定居在卑诗省坎贝尔河(Campbell River, B.C.),在那里她遇到了男朋友,并育有一名名叫格雷西的女儿。 弗兰克说,她的女儿 -- 摩尔的母亲 -- 在新不伦瑞克省抚养格雷西,摩尔最近搬到那里与她的母女在一起并上大学。 她说她不知道摩尔有任何心理健康问题。 “这是如此难受。我们难以置信,”弗兰克哭着说:“我们无法相信。这不是我们的女孩。她绝不会攻击任何人。” 魁北克独立警察调查机构应加拿大皇家骑警的要求开始调查埃德蒙兹顿枪击事件,后者提供法医支持。 该机构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表示,调查将确定警方提供的信息是否准确。 周五在渥太华,联邦土著事务部长马克·米勒(Marc Miller)说,受害者家人会很快得到答案。“我很难理解有人会因为健康检查而死亡。”马克说道。 卑诗省Nucha-nahth部落议会呼吁立即采取行动,并及时进行独立调查。该议会代表14个原住民部落,包括摩尔所属的特拉奥基阿赫特(Tla-o-qui-aht)。 副主席玛丽亚·查尔森(Mariah Charleson)表示:“我们是紧密联系的社区,整个Nu-chah-nulth都在悲痛中。” 26岁土著女子尚特尔·摩尔在埃德蒙兹顿被警方开枪打死的事件震惊整个加拿大,引起民众对于所谓“健康检查”的质疑。 查尔森说,摩尔曾在艾伯尼港(Port Alberni)在Tseshaht市场和Fas Gas Plus加油站工作,活泼的性格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 她在“失踪和被谋杀的土著妇女和女孩”文件公布一周年之际死亡,突显出人们对于一些可避免的事情上显得无能为力。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土著人民被边缘化,让家庭和我们社区无能为力。”她说道。 哈利法克斯戴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舒利希法学院(Schulich School of Law)的教授阿尔奇·凯泽(Archie Kaiser)表示,糟糕的“健康检查”例子很多。 “在每个大城市以及农村地区,仍然存在警察未能履行同情对待他人,尊重其人权的服务义务的情况,”他在周五说。“在最坏的情况下,这导致了可预防的死亡,并且仍然会发生这种悲惨。” 总部位于哈利法克斯的一个叫“妇女健康”(Women's Wellness Within)组织表示,不应派警察检查人们的健康状况,并指出研究表明,许多此类警察枪击事件的受害者都处于精神困扰中。 该组织许多呼吁警察“撤出”,并将资金转用于精神卫生服务的机构。 N.B._police_shooting_of_Indigenous_woman_leads_to_questions_on_'wellness_checks'___CTV_News.mp4 N.B._police_shooting_of_Indigenous_woman_leads_to_questions_on_'wellness_checks'___CTV_News1.mp4
  10. 华盛顿州罗伯茨角(Point Roberts)的居民约翰·比尔斯(John Beals)已发起请愿书,希望加拿大和美国政府开个例外,并允许这个孤立的美国小镇的居民越过边界。 “有些事情我们想要,但我们无法做到。”比尔斯说道。 罗伯茨角是位于措瓦森(Tsawwassen)以南约有1300名居民的小地区。到达美国本土的唯一方法是开车经过加拿大,然后通过边境进入美国。 比尔斯承认他的邻居没有遭受苦难,但是却不得不放弃许多“简单”的事情,他们无法修车或给狗打扮。 当地杂货店的标牌警告称预计商品会减少。 “我们仍然会喝酸奶,但会减少酸奶品种,”黄色标牌上写道:“我们之前销售4种西红柿,而现在只剩下1种。” “洗发水是一个简单的例子,您知道,每个人都有特定的品牌。他们现在在这里无法买到。”比尔斯说道。 居民们希望像在边境关闭之前一样在附近的措瓦森购物,但是他们知道加拿大政府为阻止COVID-19扩散时不会同意他们入境。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希望例外,所以他们可以开车进入加拿大,再花45分钟时间其他主要过境点进入美国。 罗伯茨角居民要想去美国其他地方,必须穿过加拿大。 罗伯茨角没有已知的冠状病毒病例。 “加拿大想确保人民安全,他们应该这样做,”比尔斯承认。“但是,如果我们从这里开车到那里,途中不要停下来,我们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允许美国人越过加拿大去看医生,但没有证件的亲人不能陪同他们。 对于老年人来说,这可能是个问题。 华盛顿州罗伯茨角的居民约翰·比尔斯已发起请愿书,希望加拿大和美国政府允许这个孤立的美国小镇居民越过边界。 Americans_in_Point_Roberts_want_special_access_via_closed_Canadian_border___CTV_News.mp4
  11. 一名警察在努纳武特涉嫌用警车去撞一名嫌疑人而被重新分配在行政部门工作。 根据加拿大皇家骑警的说法(According to the RCMP),周一晚间,警方获悉在巴芬岛西南端有1400名居民的金尼盖特(Kinngait)有一名醉酒的男子正在与其他社区成员发生冲突。 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被捕视频显示,该名男子被警察用警车撞倒在雪堆上。 视频显示,醉酒男子被警察用警车车门撞倒在雪堆上。 警方说,该名男子在拘留中接受医务人员检查。 在看到事件的视频之后,皇家骑警下令对该警察的行动进行两次调查。 “皇家骑警认真对待我们成员的行为,并希望公众对我们调查的过程充满信心,以确定事件的性质以及是否应向该警察提出刑事指控。” 皇家骑警警目杰米·萨维卡塔克(Jamie Savikataaq)在新闻稿中说。“由于此事现在需要进行外部刑事调查和内部行为调查,因此我们目前无法发表任何评论。” 该名警察现在离开金尼盖特,在接收调查期间在行政部门工作。 事件发生之际,针对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的示威正席卷加拿大和美国。 土著人民电视网报道(In a statement to APTN),努纳武特的新民主党国会议员玛玛卢克·可卡特(Mumilaaq Qaqqaq)呼吁就警察对因纽特人的行为展开调查 从历史上看,因纽特人和皇家骑警之间的关系一直很糟,”她说。我们听说过被迫搬迁,狗被屠宰并把原住民送往南部进行结核病治疗的故事。 我们还知道,司法制度通常不适用于土著人民。 我们已经在全国各地看到对文化和敏感性培训的需求。” 争议视频公布之后,涉事警察被重新分配在行政部门工作。
  12. CTV新闻证实,联邦政府将很快宣布禁止在过去的大规模枪击中使用的某些攻击式武器,包括AR-15。 预计最早在周五宣布该消息,此举已经获得内阁批准。 当在周四被问及枪支禁令时,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表示,他“在未来几天内”将有更多话要说,并强调这是他政府的长期承诺。 该禁令包括过去加拿大枪击事件中使用过的枪支,包括: 1989年在蒙特利尔工学院大屠杀中使用的Ruger Mini-14; 2014年发生蒙克顿枪击案中使用的M14半自动步枪; 道森学院枪击案中使用的贝雷塔CX4风暴(Beretta CX4 Storm)半自动卡宾枪; 魁北克清真寺枪击案使用的CSA-VZ-58步枪 消息人士还说,在拉斯维加斯,奥兰多和桑迪胡克大规模枪击案中使用的枪支也将列入加拿大禁止使用的枪支清单。 根据现行法律,可以通过行政命令在加拿大将枪支添加到禁用武器清单中,并且不需要新的立法。 相关内容 Trudeau reiterates gun control commitment in wake of mass shooting Liberal gun reform bill passes, Conservatives vow to repeal 22 people killed in Nova Scotia rampage: RCMP 继本月初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发生造成22人死亡的最惨烈大规模杀人事件之后,特鲁多表示,他打算推进自由党在大选中的承诺,禁止军事式突击武器。 “加拿大没有必要使用设计用于在最短时间内杀死最多人的枪支。 这是我们在上次选举中做出的承诺,加拿大人对此达成了广泛共识,他们希望在这个国家看到更少的暴力和更少的枪支暴力死亡。”特鲁多在周四表示。 AR-15也在此次加拿大联邦政府希望禁止的枪支名单中。
  13. 加拿大卫生部警告公众,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吹捧可能是治疗和预防COVID-19的药物可能产生副作用。 在卫生咨询中(In the health advisory),加拿大卫生部表示担心人们可能购买氯喹和羟氯喹来治疗或预防COVID-19,除非处方药并在医师的监督下,否则不得服用该药物。 加拿大卫生部表示,这些药物可能导致头晕,昏厥,癫痫发作,带来肝或肾的问题,并可能导致致命的不规则心律。 服用这些药物后出现这些症状的任何人都应立即致电其医师。 氯喹和羟氯喹已在加拿大获准用于治疗疟疾,狼疮和类风湿性关节炎,但未被批准用于治疗COVID-19,尽管这两种药物目前都处于临床试验中。 “迄今为止,来自临床试验的数据是有限的,并且结果还不能最终显示出任何特定的药物都能有效对抗COVID-19。”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上周分别发布了类似的警告。 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反复吹捧羟氯喹作为治疗COVID-19的一种手段,甚至与阿奇霉素结合使用时被称为“医学史上最大的改变游戏规则做法”。
  14. 据CTV新闻了解到,在新斯科舍省发生大规模杀人案的枪手在作案前,曾用手铐拷住并殴打他的女友,后者逃脱并躲藏在周围树林中。 加布里埃尔·沃特曼(Gabriel Wortman)的女友身份不明,遭到殴打,但在袭击中幸存下来,后来又通知警方沃特曼的假警用巡逻车。枪手之后在几小时内在新斯科舍省中部横冲直撞,逃避了警方追捕。 枪手的女友还向警方提供了车辆的图像,该图像在新斯科舍皇家骑警的Twitter页面上分享过。 警方此前曾说过,有目击者将嫌疑人的车辆信息告知了他们,但没有说明是谁。 据《环球邮报》报道(according to a report in The Globe and Mail),这位51岁牙医在女友逃脱后,开始纵火烧屋和枪击邻居,显然根据暗杀名单作案。 在100公里外的恩菲尔德(Enfield) – 被警方击毙前,他杀害22人。 环球邮报在周四报道说,一名住在枪手家附近的男子说,调查人员告诉他,他的名字在枪手暗杀名单上排名“第七或第八”。 据报道,暗杀名单的发现成为迄今为止关于枪手的明显目标和动机的很少线索之一。警方说,枪手认识一些受害者,但不是全部。 还据信他使用非法获得的武器(illegally obtained weapons,),因为加拿大皇家骑警曾说他没有获得或拥有枪支的有效许可证。 对这起谋杀案的调查预计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军方(Military personnel and equipment )将帮助警察在16个已知犯罪现场收集证据。 枪手可能策划多年 前加拿大皇家骑警副总监皮埃尔-伊夫斯·布尔杜亚斯(Pierre-Yves Bourduas)于周四表示,鉴于枪手似乎已经详细计划了自己的行凶,因此可以合理解释暗杀清单的存在。 “这个人确切地知道他要去哪里,确切地知道他在遇到谁。”他告诉CTV新闻。 CTV新闻还了解到,枪手可能已经计划了至少两年。当时他假扮成前骑警,并试图从一位新不伦瑞克省收藏家购买一辆旧巡逻车。 这位现年80多岁收藏家拒绝将其出售给他。 皇家骑警在警员海蒂·史蒂文森(Heidi Stevenson)殉职的地方搜寻线索。
  15. 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敦促海外加拿大人如果可以尽快回家,因为除少数例外,加拿大正在限制非加拿大公民入境,以限制COVID-19传播。 加拿大永久居民,加拿大公民的直系亲属,外交官,机组人员和美国公民目前仍被允许进入加拿大。禁令将从东部时间凌晨0点01分开始实施。 “如果你在国外,是时候该回家了。如果你刚到,就必须自我隔离14天,最后所有加拿大人都应该尽可能多地呆在家里。”特鲁多说道。 出现COVID-19症状的任何人将无法进入加拿大。 政府指示航空运营商阻止任何出现病毒症状的旅客登机。 “我知道这一消息将引起人们的关注。”特鲁多告诉目前在海外的加拿大公民。 总理说,政府将通过一项计划来支持目前在国外的加拿大人,该计划将包括负担住他们返回家园的费用。 特鲁多说,这种病毒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加拿大也不例外。 因此,政府正在采取“积极步骤”以确保加拿大人的安全。 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宣布,加拿大为了应对COVID-19疫情,禁止非加拿大公民入境。 特鲁多宣布了将在周三对其他航班进行限制,部分国际航班将改道飞往蒙特利尔,多伦多,卡尔加里或温哥华,进行专门的强化检查。 来自加勒比海,墨西哥和美国的航班仍将能够在其计划的机场降落。
  16. 有一种新型的游客来到加拿大,对这个国家所提供的景点不感兴趣,而是对房屋盗窃,特别是在富裕的社区里。 这些非法闯入式艺术家是国际犯罪浪潮的一部分,警方说这波浪潮起源于南美,已经跨越大西洋瞄准了多个欧洲国家,现在正进入北美。 国际执法机构透露,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它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有组织。 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甚至为此起了个名字:“犯罪旅游”(Crime Tourism)。 相关内容 14 Chileans arrested in $2.7M break-and-enter ring targeting hundreds of Toronto-area homes 加拿大,美国和欧洲的警察机构报告说,这些不请自来的游客大多数是智利人。 他们不需要签证即可以游客身份进入加拿大。 最早的案件之一是在2015年,当时多伦多警方逮捕了12名智利人,并提出了97项指控。 在卑诗省雷夫尔斯托克(Revelstoke, B.C),加皇家骑警逮捕了3名智利人,他们拥有价值数千加拿大元的被盗珠宝和现金。 在蒙特利尔,至少有6名智利人被警方逮捕。 警方说,他们是一个团伙的一部分,仅从一所房屋中就偷走了超过21万加拿大元的现金和珠宝。 2019年10月,约克地区警方逮捕了3名智利人并提出了60多项指控。 加拿大破坏最大旅游犯罪发生在2018年(One of the biggest crime tourism busts in Canada occurred in 2018)。当时,多伦多西部的霍尔顿地区警方执行代号“ Project Estruendo”的行动,逮捕涉及400件盗窃案的15名智利人。 其中一个房屋属于凯特琳·克劳福德(Caitlin Crawford)。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讲述了回家的感觉,发现后门的锁被破坏,门开了。 除了丢失个人物品外,最困扰她的是侵犯感。 “在我们的家中,尤其是在孩子们的卧室里有陌生人。 那部分真令人作呕。”克劳福德输掉。 “这是他在领导刑事调查局时破坏的最大,最成功的案件”。霍尔顿地区警察局侦探警长保罗·佛利(Paul Foley)说道。 弗利说,外国窃贼“基本进入社区,他们将瞄准大多伦多地区的不同社区。”小偷闯入房屋后,要么典当被盗的货物,要么将其邮寄回智利。 “我们能够获得证据表明他们正在回国汇款。大概是来自典当业。”佛利说道。 最终,Estruendo行动追回了价值270万加拿大元的赃物。14名智利人被判犯有非法闯入罪。 大多数人认罪,被驱逐回智利。、 国际旅游犯罪 佛利的经历反映了荷兰警方的经历,他们一直在调查有组织的非法闯入团伙通过西班牙进入欧洲,然后抢劫整个大陆。 荷兰警方已经成立了一个特别行动组来打击犯罪游客。 警官尼克·肯贝克(Nick Kenbeek)带领加拿大媒体参观了犯罪分子下手的阿姆斯特丹郊区社区。 它们与加拿大城市周围的郊区非常相似,罪犯在白天居民不在家的时候下手。 根据肯贝克的说法,犯罪分子似乎总能领先一步。 “我们知道当有人被捕,有组织犯罪开始派出新的人员,”肯贝克说。“他们把之前的人员撤回智利,再派出新的人员。”
  17. 急救人员往往是温哥华市中心东区救助一名过量服毒者。据透露,本月的一周内有494通与毒品过量相关的911电话记录。 温哥华的一位毒品政策专家表示,加拿大已准备好将其合法化,以抵制联邦卫生部长帕蒂·哈伊杜在上周访问市区东部时发表的评论(comments made by federal Health Minister Patty Hajdu )。 “对上瘾,精神疾病和流落街头的人实行刑事定罪是没有好处的。”加拿大毒品政策联盟执行董事,西蒙·弗雷泽大学兼职教授唐纳德·麦克弗森(Donald MacPherson)说道。 “它只会伤害人民。” 哈吉杜于周四在温哥华市区市中心巡视过量用药场所时说,加拿大还没有准备好将非刑事化,尽管其他一些国家已经采取了这一措施。 这是因为还没有足够的服务来帮助人们抗击上瘾,而且各省的服务水平各不相同。 对于麦克弗森来说,反对将个人拥有进行除罪化的论点听起来很熟悉:近20年前,当倡导者为建立温哥华的第一个受监管注射场时,面对同样的反对意见。 他称哈吉杜的评论为“政治偏见”。 “显然,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安全供应,更多的毒品治疗服务,更多的住房,”麦克弗森说。“这一切都需要发生,但是您可以做到–不是非此即彼。”
  18. 在去年刺死一名比利时女游客的加拿大男子已被判处无期徒刑,并且将有23年没有假释的资格。 艾米莉·萨卡利斯(Amelie Sakkalis)的遗体于2018年8月22日在卑诗省波士顿巴(Boston Bar, B.C)被发现。这位28岁女人从彭蒂克顿搭便车到温哥华。 在9月,27岁塞恩·麦肯齐(Sean McKenzie)面对的二级谋杀指控成立。 除被判入狱外,他还将被终身注册为性犯罪者,并将终身禁止使用枪支。 塞恩·麦肯齐(左)谋杀比利时游客艾米莉·萨卡利斯(右)的二级谋杀指控成立。 袭击属于“极端暴力” 在卑诗省新威斯敏斯特最高法院周二的量刑聆讯中,起诉方揭露了麦肯齐捆绑萨卡利斯,扒光她的衣服,性侵犯她并连刺她42刀,称这是“极端暴力”行为。 然后他打电话给911假装成为受害者。 麦肯齐的律师特洛伊·安德森(Troy Anderson)在法庭上表示,他的委托人无法说出他为什么谋杀萨卡利斯,并承认这可能会毁了他假释的希望。 安德森说,麦肯齐无法表达自己的强烈悔意,但他愿意承担责任并为犯罪付出代价。 “他从她的家人那儿夺走一件非常珍贵的东西,他承认这一点,并且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安德森说。“他向那天被毁掉生命的人表示衷心的歉意。” 麦肯齐之前没有犯罪记录,正在当厨师。 家人说,萨卡利斯梦想着探索加拿大 自从她的家人得知她去世的消息的那天起,萨卡利斯的姐姐就说她一直在焦虑,晚上难以入睡。 “家庭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她在法庭上陈述受害者家庭的感受。 “未婚夫是独生子。现在,我也是。” 萨卡利斯家族的6名成员从比利到法庭。 萨卡利斯的母亲谈到了女儿梦寐以求是加拿大探险之旅。 她说,每次手机震动时,她仍然认为可能是她的女儿来电。 “每天晚上睡觉时,我都会亲吻一个装有她一些骨灰的小盒子。”她说道。
  19. 一个加拿大老年人团体呼吁在新不伦瑞克省更好地使用高剂量流感疫苗。 “新不伦瑞克省是该国老年人口比例最高的省份之一,如果你不方便地向他们提供像高剂量流感疫苗这样的重要药物,他们就不会使用它,人们将病得很严重,甚至死于这种疾病。”加拿大退休人员协会(CARP)大西洋代表比尔·范格德(Bill VanGorder)说道。 高剂量流感疫苗是为老年人设计的,他们的免疫系统通常比其他人群弱,并且住院治疗和与流感相关的死亡风险更高。 更多内容: Eastern Ontario seniors report shortage of recommended ‘high-dose’ flu vaccinations 根据高剂量疫苗的两家制造商之一的Fluzone网站的介绍,这些注射只能在新不伦瑞克省的两个地方使用。 卫生厅管理的公共资助流感预防项目也未涵盖这些疫苗,这意味着那些想要大剂量注射的人将不得不支付约65加拿大元。 其他司法管辖区已开始资金来资助。新斯科舍省将连续第二年向居住在长期看护机构中的人们免费提供注射疫苗,而安大略省则向65岁以上的任何人提供疫苗注射。 更多内容: N.S. experiencing delay in getting full order of vaccines ahead of flu season “加拿大许多省份已经找到让所有老年人都能使用上的方法。”范格德说道。 Seniors_group_calling_for_high_dose_flu_vaccines_to_be_more_widely_available_-_New_Brunswick___Globalnews_ca.mp4
  20. 非加拿大公民在联邦选举中投票是违法的,但是加拿大选举协会仍注册了许多非加拿大人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投票,并说要从多个来源收集数据以汇编此清单。 在今年5月,加拿大选举办公室(Elections Canada)表示将从登记册中删除103000人,因为他们不是加拿大公民。 可能有人在2015年大选中进行了非法投票。 但是尽管如此,新斯科舍省仍有一些非加拿大公民在过去两周仍然登记在册。 在今年5月,加拿大选举办公室表示将从登记册中删除103000人,因为他们不是加拿大公民。 “您必须是加拿大公民才能投票,因此帮助加拿大选举委员会改善名单并纠正错误的最佳做法是去加拿大选举办公室说:‘您能将我从名单中删除吗,我 不是加拿大人。’或者您可以打电话,”加拿大选举办公室工作人员弗朗索瓦·恩格哈德(Francoise Enguehard)说。 “我们有一个1-800的电话号码,您将更好对名单带来很大的帮助。” 加拿大选举办公室表示,如果您不是加拿大公民,则不应列入选民名单中。 那些违反《加拿大选举法》的人将面临最高5000加拿大元的罚款,甚至被判入狱。 Voter_registration_cards_sent_in_error___CTV_News_Atlantic.mp4
  21. 皇家骑警在B.C.省彭蒂克顿的犯罪现场外工作。 加拿大警务人员数量已降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在对人口进行调整之后,人均警务人员人数处于18年来的最低水平。 加拿大统计局周四发布数据(released data Thursday ),全面调查警察人员和支出情况。 该机构发现,加拿大在2018年有68562名宣誓就职警察,比一年前减少463名。 按人均计算,这意味着加拿大每10万人接受185名警官服务,这是自200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三个北部地区最多,西北地区是一名警察服务240名居民,而爱德华王子岛最低,一名警察服务709名居民。 而在同一年,加拿大犯罪率连续第4年上升,尽管这一数字仍远低于10年前。
  22. 超过100家加拿大科技公司的首席执政官给4位主要联邦政党党魁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他们加紧讨论如何促进加拿大创新。 这封信致自由党党魁贾斯汀·特鲁多,保守党党魁安德鲁·希尔,新民主党党魁贾格梅特·辛格和绿党党魁伊丽莎白·梅。信中指出,政党需要制定经济政策,使加拿大科技行业更容易获得人才,增长资本和新客户。 “我们之所以写信,是因为加拿大的生产力落后,而我们未来的经济繁荣正处于危险之中,”信中写道。“我们希望与这次选举中的各方合作,以应对这一挑战。” “如果您看一下目前政坛上发生的情况,在关于加拿大及其未来经济讨论中,很少涉及到创新或创造财富。”加拿大执行局局长本杰明·贝根(Benjamin Bergen)说道。 首席执行官补充说,他们的公司去年雇用了超过35000名加拿大人,产品出口到190个国家,为加拿大经济创造了超过60亿加拿大元的收入。 首席执行官希望各政党致力于全球技能战略 自由党党魁贾斯汀·特鲁多出席在魁北克市的竞选活动。 约翰·锡卡德(John Sicard)是渥太华公司Kinaxis的首席执行官,致力于为丰田,本田和默克等客户提高供应链效率,并拥有700名员工。锡卡德说,生意不错,但增长面临挑战,因为美国科技巨头吸纳了高素质的毕业生。 多伦多大学Munk全球事务学院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大约有四分之一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学生前往美国技术领域发展。 锡卡德希望看到所有各政党致力于保持全球技能战略,该战略在软件工程等类别中提供为期短短两周的临时工作许可。自两年前生效以来,已有超过24000人使用这个试点计划。 加拿大广播公司询问4个主要政党,如果他们组建政府,是否会保留全球技能战略,以及他们将采取什么措施来改进它。 自由党在2019年预算中将其定为永久性计划,并确认如果再次当选将保留该计划。 新民主党和保守党没有在截止日期之前回应加拿大广播公司,而绿党在他们的电子邮件声明中没有提及这一策略。 各政党计划对外国科技巨头增税 4大政党还详细讨论了让大型外国科技巨头缴纳应纳税额的问题。 卑尔根对此表示支持,因为它允许每个人都在同一个竞技场上。 “我认为要在税收结构上建立公平性,外国公司必须像国内公司那样在加拿大纳税,这是积极的信号。”他说道。 当被问到他将如何帮助加拿大创新者时,特鲁多提到了一项承诺,即向多达2000名企业家提供每人多达50000加拿大元的创业资金。 “我们已经确保从(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可以免费获得建议和服务,”他说。“我们还确保公司有更大的资本规模来扩大规模,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要在全球环境中竞争。” 希尔说,他帮助加拿大公司的方法之一就是减轻监管负担。该党计划将联邦法规减少25%。
  23. 空置房屋的数量,例如萨斯卡通这座废弃的豪华房屋,在全国各地似乎正在增加。 空置房屋数量,例如引起人们关注的萨斯卡通废弃豪华房屋,似乎在加拿大各地呈上升趋势。 Point2 Homes在8月份的一份报告中估计,2016年有134万户空置和临时居住的房屋。 通过分析加拿大统计局从2006年至2016年获得加拿大最大的150个城市的人口统计和住房信息,Point2 Homes确定加拿大的空置住房占市场的8.7%,而2006年为8.4%。报告指出,根据美联储(Federal Reserve Bank)的数据,美国在同样的10年内“从未攀升至高于2.8%”。 “该国的住房问题不仅限于外国买家抬高价格和负担能力,”报告指出(report )。“在多伦多和温哥华等地区,空投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是投资者的投机和短期租金。” 相关内容 Deserted Saskatoon luxury home demolition on hold after owner comes forward, mounts court challenge After fruitless search for owner, city set to demolish high-end Saskatoon home Why are hundreds of luxury Vancouver mansions being rented for cheap? Toronto shipping container market Stackt provides a break from downtown condos 'Priced out': Montreal's reputation for affordable rentals taking a hit 该报告指出,多伦多有66000套房屋空置,而蒙特利尔则有大约64000套空置房屋。 卡尔加里,渥太华和埃德蒙顿各自“拥有超过20000套空置房屋”,而温哥华大约有25000套空置房屋。 在加拿大的10个最大城市中,温尼伯的空置房屋数量增幅最大,增长了42.7%,其次是蒙特利尔的36.3%和埃德蒙顿的32.5%。 更广泛地说,在艾伯塔省的3个城市中,空置房屋的增长是10年来最大的。大草原(Grande Prairie)增长了181.4%,莱杜克(Leduc)增长了172.4%,萨斯喀彻温堡(Fort Saskatchewan)增长了146.8%。 该报告说,加拿大大西洋沿岸的所有主要城市的空置率均超过5%,圣约翰的空缺率增加了22.7%,其次是布雷顿角(Cape Breton, N.S.)的空置率增加了21.5%。 对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该报告引用了两个城市。北科维奇 (North Cowichan)和满地宝,“代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极端情况”,因为北科维奇的空置房屋增加了82.6%,而满地宝的空置房屋减少了50.4%。 2018年,温哥华市议会批准对空置房屋征税(approved a tax on empty homes),以鼓励业主出租空置房产,估计这将在第一年带来3000万加拿大元的收入 – 但“官员们不确定其主要目标是否实现…… ”。
  24. 一项新的试点测试调查了来自加拿大五个主要城市的废水中的大麻和非法药物如可卡因和甲基汞的痕迹,这些试验表明,从沿海到沿海的使用毒品习惯显着不同,以及使用不同药物有季节性的飙升。 周一,加拿大统计局公布了一项为期12个月的研究结果(Statistics Canada released the results),研究调查了哈利法克斯,蒙特利尔,多伦多,埃德蒙顿和温哥华的城市污水样本中不同毒品的含量。 样本是在2018年3月至2019年2月之间采集的。 哈利法克斯和蒙特利尔的大麻使用量最高,而埃德蒙顿则最低。 根据废水结果,哈利法克斯和蒙特利尔的大麻使用量比温哥华,多伦多和埃德蒙顿高2.5至3.8倍。 所有城市废水中的大麻标记物平均含量为每周每百万人450克。 该研究表明,现在判断自2018年10月合法化以来大麻总消费量是否发生了重大变化还为时过早。 该研究观察到,城市之间在可卡因使用方面没有显着差异,但温哥华确实有最高,埃德蒙顿最低。 从左到右,皇家骑警警目乔恩·科米尔,督察夏琳·奥尼尔,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官员肖恩·斯基德莫尔,主任盖伊·鲁克出席记者会,展示在加拿大 - 美国南部边境过境点的一辆卡车上查获甲基苯丙胺。 城市废水中高含量的一种药物并不一定与该城市所有毒品的高水平相关 - 结果似乎表明加拿大各城市都有自己的毒品使用情况。 该研究报告称,当研究测量废水中的甲基化水平时,每个城市的使用量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哈利法克斯的记录“甚至低于多伦多,这是最低记录的城市”。 虽然在埃德蒙顿记录的大麻和可卡因含量很低,但其在废水含量最高 - 每周每百万人口略高于500克。拥有高浓度大麻的蒙特利尔和哈利法克斯记录了较低含量的甲基苯丙胺。 一些毒品使用也存在季节性模式。 大麻在5月的使用峰值最高。根据月度数据,可卡因的使用在夏季和冬季被证明是最高的,并且在9月和10月是最低的。该研究表明,在加拿大城市中似乎没有任何重要的季节性模式。 由于测试仅持续12个月,因此需要进一步研究以确定这些季节性模式是否会重复。 Five_Canadian_cities_had_their_wastewater_tested_for_drugs__these_are_the_results___CTV_News.mp4
  25. 一名耶洛奈夫的法官已经裁定,一名男子在加拿大北极孤岛上杀死一头北极熊不能属于自卫,因为首先是他自己把自己陷入生死攸关的境地。 31岁的贾斯汀·埃利亚斯(Justin Elias)和一位朋友在距离西北地区伊努维克148公里的加里岛(Garry Island)岸边时看到了一只北极熊,但却决定下船。 法官克里斯汀·加农(Christine Gagnon)在周一的裁决中表示,这是一个“本来可以在任何时候不去做”的决定。 她说,这就是为什么埃利亚斯因为杀死一头熊,而被判违反了“野生动物法案”的规定。埃利亚斯也因为保持熊的皮毛而被判有罪。 埃利亚斯和朋友正在捕猎鲸鱼 加农周一在法庭上陈述目击者的证词并同意了事实陈述。 她说,在2018年,伊莱亚斯和他的朋友梅瑞克·艾伦正在北极西部打猎。 在成功杀死一只北美驯鹿后,他们将他们的船带到加里岛,希望能捕获白鲸。 船撞到了岸边的岩石上。 就在那时,埃利亚斯和艾伦看到一头北极熊站起来了。 法庭被告知艾伦告诉伊莱亚斯,“确保他在我瞄准鲸鱼的时候不会来。” 在某时刻,埃利亚斯走过岛上的一座小山。 艾伦然后听了两三枪。埃利亚斯射杀了熊。 起诉方说,野生动物法是很严厉 加农说,因为危及生命的情况“对于一个合理的观察者来说是”明显可以预见的“,所以它不能被视为真正的紧急情况。 “他们不仅离开船,还上了岸,艾伦告诉伊莱亚斯要让熊远离。”加农说道。 该案件的皇家检察官罗杰·谢泼德(Roger Shepard)表示,他希望这项有罪判决能让猎人去打猎时候三思而后行。 “野生动物法案在这里是一项严肃的法律,”谢泼德在法庭外说。 “我们正在处理一只北极熊...一种处境令人担忧的物种。” 谢泼德表示,这是他在该地区10年来首次面对这样的审判,涉及自卫和野生动物法案的辩论。 埃利亚斯于11月5日重返法庭,进行量刑听证会。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