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卧看春秋负平生

捉锺馗(上)

Recommended Posts

捉锺馗

干嘛叫:“捉锺馗”呢?大伙知道,只有这个“锺馗捉鬼”的神话故事;怎么锺馗反让别人捉了呢?这个故事啊,是真有其事,锺馗被国民党警察局抓去“关押”了整整半个月。等等,这事听着挺邪乎的,锺馗是位神仙,这国民党警察局是人开的,这“神”他怎么让“人”给抓走了?

是有点邪门,不过您听老道往下讲啊。这故事是老道住大杂院时,一位姓金的大爷讲的,他还是主人公。故事是这样的,说道咱这位金大爷,其实大伙都叫他“金爷”,这不光是他年纪大,而且因为他爹,大伙都叫金太爷。他们老金家是旗人,“金”不是他们的老姓,传说他们家祖上也当过武官,后来家道末落,不得不去唱戏。不过别说,他们家四世同堂,都是唱戏的。金老太爷年青时,是唱关公戏的名角,老道去他家玩时看见老太爷房还挂着盔甲,他家大堂里正面贡着一把关刀,每天三柱香。

据说那刀上有关公附体,雷雨夜的时候,只要打闪,你就能看见刀锋上显出条龙来(老道没见过,可老道的发小-金爷的孙子时常对我提起),要说金爷家谁最出名,还是金爷,他台上台下都是威风凛凛。他唱大花脸,什么张飞啊,项羽啊,樊哙啊,程咬金啊,孟良啊反正是武将,他表演的都好,老道小时候,爷爷常带我去戏园子里听戏。只见那舞台上走出一员大将:四杆护背旗,手端丈八蛇矛,大花脸,嘴中大喊:“哇呀呀,哋,尔等毛贼,报上名来。。。”紧接着,锣鼓响起,在刀光剑影中,一位大将横冲直撞,威风八面。台下观众暴雷一般地叫好。俺爷爷指着台上对俺说:“看金爷打的好不?”俺也耍起糖葫芦棍。。。。。。一不小心糖葫芦飞到隔席那位头上,引来一通骂。


说了半天,这跟“捉锺馗”有什么关系啊?您别急,听老道慢慢讲。这个故事,发生在旧社会,金爷说那是1946年12月份的事情了。当时啊,这个西堂(就是位于北京西什库的洋人教堂)里面有个洋传教士,他是在中国出生的美国白人,他叫彼得;大伙都暗地里叫他“彼得猪”,首先他中国姓姓朱,另外呢,他干了不老少坏事:叫人力车不给钱,下馆子吃饭,故意在菜里自己放条虫子,然后讹诈人家饭馆,这教堂里散粥给穷人,他往粥里兑凉水,把煮粥的米偷偷卖给米行了,往粥里添白沙子,用棍子打小乞丐,以前人力车夫在教堂门口歇歇脚,乘个凉,没人管。就是这个彼得,在堂外搭建了破棚子,跟歇脚乘凉的人要钱。他经常说:“这里是主的殿堂,这里的一切都是归主的,你们这些罪人,要交钱赎罪;罪人呐,我是主的仆人,你应该为给主拉车而感到骄傲和荣幸,向主要钱,只会增加你的罪恶,阿门。”老百姓恨他,可也没辙,谁让他是中国出生的美国人呢,他又是牧师。他整天主啊,主啊的,大伙说他既然那么喜欢猪(主),就叫他“彼得猪”吧。于是他这个歪名就传开了。

这有句老话说的好啊,“董卓秦桧联姻-臭味相投”。这个彼得猪后来又收了个徒弟。这小子啊是美国生的中国人,他从小就信主,不知道叫什么,就知道他姓杨,洋名叫约翰,大伙都叫他“约翰羊” 。听人说他祖上以前在广东靠抓壮丁给美国人修铁路发了亏心财,后来跑到美国去的,这小子参加了美国陆军,来到中国北京,跟他那帮“兄弟”胡作非为,整天嫖妓喝酒,动不动就打人,他有时在街上看见这年轻女学生,就跟人家,要么挡住人家,跟人家耍无赖。因为他身上有抢,又是美国军人,警察见了他都害怕; 后来人家姑娘看见他就跑,把家门一关,他就没辙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约翰羊”就跟“彼得猪”勾搭上了。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捉锺馗(中)

这俩家伙合在一块,真是如虎添翼,这俩人一块上街吃饭,彼得猪不用往菜里放虫子了,因为吃完了约翰羊把手枪往桌上一摆,谁还敢跟他们要钱啊。要是约翰羊看上哪个姑娘,就跟踪上门,彼得猪就大模大样地敲人家门,说要给人家传教,说人家有罪了,在人家门上贴张耶稣画像,要么在人家门上挂个十字架;谁要是把画像撕下来或者把十字架摘下来;约翰羊就拿手枪吓唬人,还说人家通匪,逼迫人家去教堂告解(就是去捐钱)。当时的街坊都恨这俩人。

就是那年洋人节的晚上(金爷从来不过圣诞节,他管那叫洋人节),这俩小子不知在哪里喝的醉了,在路上晃晃悠悠,突然看见前面走来俩姑娘。约翰羊一看,眼珠子都黄了,他歪歪斜斜朝人家走过去,嘴里一边哼着:“唉,小姐们,我是上天派来拯救你们的,天上的主让我带你们去祷告,祷告。。。”人家姑娘一看,这都是什么人啊,赶紧扭头就跑,这猪羊见了,一劲地追,从大街追到胡同里。正巧这有户人家门开着,俩姑娘也顾不得了,赶紧钻进去了。这约翰羊猛第朝前一扑,把一个姑娘的大衣给揪住了,那姑娘玩命叫嚷。把这胡同里的老老少少都给惊了。大伙出来一看,只见一个洋和尚和一个兵正拉扯一个姑娘呢。大伙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有人当时就问他们要干什么,彼得猪赶紧说这俩姑娘偷了教堂的东西,约翰羊赶紧回过身儿来把手枪掏出来朝着人们比划,龇牙裂嘴地喊着:干什么,我是美国的士兵,这位神父先生也是受到美国政府保护的。我们是主派来惩罚邪恶的,这两个女人偷了教堂的财务,我们要把她们带走,你们胆敢阻挠公务,我可开枪了。

就这时候,就见约翰羊身后出现一条黑影,照着他拿枪的手脖子就是一下,紧接着只听见啊唷,啪啦,呜。噗通,就见约翰羊身子横起来,飞出得有两丈,来了个狗吃屎。再看彼得猪也让人打翻在地,眼睛也碎了,鼻子也流血了,右半边脸上是一个乌青的大手印。这会子,大家借助月光,看到两个姑娘身边站着个大汉,不过他有点怪。只见他头上带着一顶乌纱帽,黑压压的一张大脸,一大把络腮胡髭好像张飞李逵一样。身上穿着以前的大红官袍,还穿着一双官靴,手里拿着把桃木剑。大伙正寻思呢,这是哪位啊?就见约翰羊从地上爬起来,牙磕掉好几颗,满嘴流血,左眼也被人打肿了,枪不知道掉哪里了,他扯起彼得猪夺路而逃。彼得猪的圣经和十字架不一会就被大家走来走去给踩烂了。大家看着这俩个家伙的狼狈相,不仅都哄笑了起来。

大家转过身,发现哪俩个姑娘和神秘人都没影了,只看到雪地上留下一溜脚印,直奔后街。有好事的走过去看是那户人家,一过去才发现,原来两个姑娘进去的是个火神庙,这类小庙以前老北京的胡同里都有;里面无非是贡个观音,土地,锺馗之类的神灵。再看庙里就只有一尊锺馗像,再看那锺馗的打扮,跟刚才出手救人的那位一模一样,莫非是他老人家显灵了?正当大家七嘴八舌地谈论这事时,这听警笛大做,只见几个巡警首先跑了过来,紧接着骑着自行车的巡视,又来了十几个。过了一会儿,只见约翰羊头上帮着纱布,跟着警察局局长“净街猴”(也不是好东西)来了。

这会子,几个探子已经询问了大家,只见他们跑过去和净街猴,约翰羊唧唧咕咕了一会。净街猴走到大家面前,把脸上的肉颤了颤:我说老少爷们,是谁把美国朋友给打了,你们看见没有?大伙心里想:孙子,就是看见了也不说。于是大家都摇头,净街猴看问不出来,转身对约翰羊说:您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约翰羊的牙被磕掉好几颗,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于是警察让大家站成一排,让他指人。只见这小子看看这个,瞧瞧那个,都不是。终于他走到了判官庙门口抬头一看,就好像被雷打了一样,转身就跑,朝着净街猴挥手,那意思人犯就在里边。

净街猴一看,赶紧带了几个巡警跑过去和约翰羊一起冲了进去。大伙暗想,哎呀这个人难道让俩姑娘跑了,自己留下来,不该啊。只见不多时猴和羊走了出来,那羊气急败坏,对着猴来回比划,最后猴好像是无奈了;朝属下挥挥手,不一会子,只见他们抬出个“人“来,架走了。大家一看,又哄笑起来,原来他们把庙里的泥胎锺馗带上手铐给“逮捕归案”去了。大家觉又可笑又奇怪,都说是个奇怪的事儿。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天,戏园子里演出“锺馗嫁妹”,扮锺馗的那位老板得了时疫,暂时无法登台,于是金爷救场,客串了一把锺馗。这午场演完,晚场没开的时候,金爷突然想起家里有要紧事,于是跟经理打了个招呼也没卸妆就从后台回家去了。因为老道住的这个胡同有四条分岔,其中一条,正好紧挨着戏园子的后台,所以从后台到金爷家走大道的十几分钟,可是走胡同最多五分钟不到。金爷当时刚到自家院外,就听见有妇女的喊。金爷快走几步,转过胡同弯,正好看见猪和羊揪着姑娘,拿枪吓唬人呢。他当时一股子怒气从脚底板蹿到脑瓜顶,心想:你们他们鬼孙子,有你们这么传教的末。来中国人地盘,你们烧杀抢掠,今天爷们非揍你们不可。

他连过武术,趁约翰羊背对着他,举起手里的木头剑,照准羊腕子就是一下,接着等羊一回头,跟上就是一拳,再来一脚揣羊肚子上,把他人都揣飞去了。彼得猪可是没料到突然出来这么一位,他还没反应过来呢,金爷一巴掌,扇到他脸上,打的这老小子跟个冰猴似地,秃噜噜三十六个转儿,撞在墙上晕死过去了。金爷本来还想过去教训他们俩几下,可是惦记到俩姑娘的安全,一转身抓住俩姑娘就跑。那俩姑娘也吓傻了,只是跟着金爷跑。


三人一溜烟跑回后台,跟经理一讲。经理咂摸了一下,想个点子;后来大家都说,那晚上的“锺馗嫁妹”精彩极了,与众不同的是,以前这戏里只有锺馗,锺馗妹子和随行五鬼,这次又增加了陪嫁的二青衣丫鬟,使得整场戏十分活跃。由于警探也发现了脚印,所以他们一直追踪到戏园子,还派特务扮装听戏的进去找人,可是谁也没想到,他们要找的人都在台上唱戏呢。等一散场,两个姑娘就混入人群,逃走了。金爷呢,当天晚场扮锺馗的演员不是他,他去唱后边一场“古城会”去了。特务前面后面找了半天,空手而回。

后来报纸上刊登了消息:昨晚5时17份,一名教堂的神父(彼得先生)和一名驻华美国军士约翰先生在西城区后铁匠胡同里的一座火神庙外遭到灵异袭击,根据受害人控诉,庙内的锺馗像似乎被邪灵控制,突然打伤了他们两人,他们仅仅是路过此地,并无其它理由。事情发生后,当地警局将肇事的锺馗依法逮捕。军统负责人,当地警局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官员已经介入此事,我报也将继续报道,遭殃社。1946年12月22日。电。

后来,北京城发生了著名的“沈崇”事件;无能的国民政府将凶手释放回国;国内五十多万学生大众上街游行,好多老百姓都说:要是锺馗爷爷在就好了,可惜特务把他给关起来了。后来,彼得猪受惊过度,得了神经病。看见穿红衣服的大胡子就喊饶命,就在锺馗的阴影下了却罪恶的一生,后来还被教宗封为圣人。约翰羊一只眼睛失明;由于丑闻过多,被迫调回美国本土,复员后失了业,终于在纽约的家里上吊自杀。净街猴因为办案不利,被降了一等,他的报应是另外一个故事。

金爷还是去唱戏,后来他夫人给他生了俩大小子,大的叫继馗,小的叫传馗(后改为学馗)。这两位大叔后来也是京剧界的名家,一个演赵子龙,一个演杨六郎,都很出名。那两个姑娘呢,金爷是没跟我讲她们叫什么,可是后来这俩位是登门谢恩好多次,金爷说,别谢我,谢谢锺馗老爷吧,偏偏那晚他老人家嫁妹子,偏偏那晚你们进了火神庙,偏偏该演锺馗的老板不舒服,我顶替,偏偏当时让我赶上,您说这不是锺馗老爷在天有灵末?

那锺馗老爷呢?特务把泥塑的锺馗像关进了监狱,教堂教师,神父是又给他泼圣水,又给他念圣经,咱锺馗老爷传说当时两眼放出寒光,吓的神父和牧师扭头就跑;后来实在没意思,就把他给“释放”了。当巡警们把锺馗像抬回火神庙,全胡同的老百姓都来烧香参拜,给锺馗像批红绸子,放鞭炮。金爷后来在解放后还专门又演了一出“锺馗抓鬼”。

故事讲完了,老道小的时候和院里小朋友老爱悄悄地跟在金爷背后,有时他突然回过脸来,那张椭圆的红脸总是带着一种威严,我们就大叫着四散逃走了,同时又忍不住回头看看金爷,发现他正朝我们慈祥的笑着。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