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jeune magique et intellig

Moderators
  • Content Count

    14,451
  • Joined

  • Last visited

  • Days Won

    1
  • Points

    10,000 [ Donate ]
My Favorite Songs

jeune magique et intellig last won the day on July 21 2018

jeune magique et intellig had the most liked content!

About jeune magique et intellig

  • Rank
    资深会员
  • Birthday November 3

Profile Information

  • 性别
    Array

Contact Methods

  • 学校 (所在/毕业)
    Array
  • 居住地
    Array

Recent Profile Visitors

8,321 profile views
  • z2

  1. 全球著名服装品牌耐克在6月份罕见宣布出现亏损季度,从而导致公司在俄勒冈州的全球总部将裁撤掉至少500个工作岗位。 在写给地方当局的信件中(In a letter from Kim Lupo),耐克副总裁金·卢波(Kim Lupo)无奈表示,“耐克将从其全球总部永久性裁员至少500名员工”,“预计日期”将于10月1日开始,其中将包括“ NIKE企业领导团队成员和一些相应的行政助理”。另外被裁撤的员工中有192人来自3家耐克托儿中心。 发布裁员公告之际,仅工作两年的耐克公司首位首席多元化和包容性官员凯莉·伦纳德(Nike's first-ever chief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officer Kellie Leonard)宣布离开耐克。前特斯拉高管,现任耐克公司人力资源副总裁的费利西亚·梅奥(Felicia Mayo)接任她的职务。 像许多其他公司一样,耐克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备受打击, 总收入从一年前的101.8亿美元下降38%至63.1亿美元。
  2. 新斯科舍省周日报告了2例新的COVID-19病例,使该省的确诊病例总数达到4例。 这些新病例在中部地区,它们与加拿大境外旅行有关。 其中一例新病例案件与上周五报道的两个病例有关。 两名感染者都处于自我隔离状态。 QEII健康科学中心的微生物实验室在周六完成334次COVID-19测试,工作是每天24小时进行。 新斯科舍省目前有64184例阴性检测结果,1071例COVID-19阳性检测结果,64例死亡病例。 现在有1300人解除医学观察。 该省的病例范围从10岁以下到90岁以上。
  3. 随着加拿大的夏季温度升高,鲨鱼正返回新斯科舍省附近的大西洋。 张贴在Facebook上的视频显示(video posted to Facebook),一条鲨鱼出现在韦奇波特(Wedgeport)一条当地居民的游艇旁。 萨曼莎·勒布朗(Samantha LeBlanc)于7月22日拍摄的录像显示,鲨鱼出现在游艇旁,其鳍片清晰可见。 随着快艇靠近,可以看到水面下的鲨鱼。 勒布朗说,当他们在加拿大人的水域中看到鲨鱼时,她的家人不敢相信他们的眼睛,称这次目击是“梦想成真”。 WATCH__Great_white_shark_'Giganto'_spotted_on_family_boat_trip_off_N.S.___CTV_News.mp4
  4. 新不伦瑞克省皇家骑警要求公众提供照片和视频,以帮助此谋杀案的调查。 警方表示,他们希望能与在7月22日凌晨12点至凌晨4点之间在Skyline Acres或Southwood街区拍照或录像的任何人谈话。警方特别在寻找道路和车辆的视频或图像。 警方在7月22日凌晨2点15分左右,在案发现场发现尼古拉斯·阿斯托里诺(Nicholas Astorino)的尸体。为正在进行的调查的一部分,此时不会公布他是如何遇害。
  5.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如果采取了适当的安全措施,则感染COVID-19的母亲在母乳喂养期间不太可能将病毒传播给新生儿。 这项研究于周四发表在《柳叶刀儿童与青少年健康》杂志上。研究发现,在哺乳前戴口罩(found that wearing a face mask while breastfeeding),并在碰触婴儿前洗手,这可以防止新型冠状病毒从母亲传播给婴儿。 该研究观察从3月22日至5月17日在纽约3家医院中的母亲及其婴儿,发现即使COVID阳性母亲所生的120名婴儿在同一房间里让进行母乳喂养,没有出现病毒传播。 婴儿们除了在母乳喂养之外是长时间待在恒温箱里,同母亲相隔大约2米。母亲在喂养婴儿期间,还必须戴口罩,并要遵循正确的洗手和清洗乳房程序。 这些婴儿在出生后的24小时内接受了COVID-19的检测,研究人员甚至在许多母亲出院后也进行了后续检查和测试。出生后两周,研究发现婴儿均未检测出病毒阳性状态。 婴儿也没有COVID-19症状。 然而,研究人员也还是指出,婴儿仅通过鼻拭子进行了测试,因为在研究时尚未进行血液,粪便和尿液冠状病毒测试。 根据这项研究,如果婴儿在子宫内被感染,鼻拭子测试可能未检测到病毒。 尽管有证据表明COVID-19阳性母亲可能会将病毒传播给未出生的婴儿(can pass the virus on to their unborn infants),但这项新研究发现,只要采取适当的安全措施,婴儿出生后很少会感染该病毒。 尽管本月早些时候( reported earlier this month in a study)在《自然通讯》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强有力的证明COVID-19会从母亲传播到未出生的孩子,但研究人员表示,子宫内内冠状病毒的感染很罕见(in the womb is rare)。
  6. 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总顾问彼得·文森特说道:“美国国土安全部从来没有打算作为国家警察部队,更不可能成为总统民兵。” 该图显示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联邦特工的打扮。 很多人如果关注现在发生在美国街头的反种族主义示威,会注意一群人:全副武装,身穿迷彩服,但却没有任何警用徽章,在波特兰这样的城市里与示威者大打出手,上演街头全武行。他们是谁?他们来自美国国土安全部精英BORTAC squad。 他们是边境巡逻队中训练有素的成员,他们与美国-墨西哥边境沿线的毒贩面对面,并在崎岖不平的地形中追踪危险的逃犯。 上周的某一天,他们所处的环境大相径庭 — 出现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个城市公园,搜捕向市中心联邦法院大楼投掷石块和酒瓶的示威者。 除了关于联邦对波特兰示威活动的回应是否侵犯地方当局的辩论之外,还出现了另一个问题:以国家安全为重点的国土安全部(DHS)是否适合完成这项工作。 部署到波特兰不仅有边境巡逻战术部队,国土安全部已派出联邦航空保安局,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特别反应小组,甚至海岸警卫队。 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总顾问彼得·文森特(Peter Vincent)说道:“美国国土安全部从来没有打算作为国家警察部队,更不用说成为总统民兵。” 根据现行法律和6月26日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签署的一项行政命令,以保护联邦财产和古迹,部署DHS特工是合法的。 但这使该机构(旨在改善国家对恐怖主义的反应)从创立以来就饱受批评。 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就联邦政府对波特兰示威活动的回应举行听证会,而与此同时,特朗普宣布他计划派遣联邦特工前往芝加哥和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以打击日益严重犯罪,同时将 “law and order”(“法律与秩序”)作为他竞选连任的中心主题。 该委员会主席,密西西比州民主党众议员本尼·汤普森(Bennie Thompson)说道:“全国各地的美国人正在惊恐地看着政府在波特兰所做的一切,他们想知道他们的城市是否可能成为特朗普总统的下一个目标。” 根据联邦保护局区域主任加布里埃尔·拉塞尔(Gabriel Russell)透露,截至周一,已有114名联邦特工部署到波特兰市区。 截止2020年7月27日,已有114名联邦特工部署到波特兰市区。 自5月26日以来,示威者活动就一直在波特兰进行,但拉塞尔宣称,联邦特工一直呆在联邦大楼内,直到7月3日才保持“防御姿态”。 也就在那天晚上,示威者试图在联邦法院放火,国土安全部部署了快速反应部队,作为“Operation Diligent Valor”(勤奋勇敢行动)的一部分。 当天晚上,特朗普站在拉什莫尔山前,指责各地推动种族正义的示威者以“无情的运动以抹灭我们的历史”。 后来他批评波特兰地方官员,“纵容”示威,导致局势“完全失控”。 据国土安全部局长查德·沃尔夫(Chad Wolf)称,向波特兰部署的特工是“训练有素”,之所以许多人穿着迷彩服,因为这是他们在西南边境的值班制服。 沃尔夫还为特工使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等策略进行了辩护,另外联邦特工在街头将示威者押入没有标记的汽车,被左派媒体形容成秘密警察在行动。 沃尔夫说道:“我们只是针对那些被确认为犯有犯罪行为的个人,就像其他执法机构日常工作一样。” 2020年7月23日,边境巡逻战术部队(称为BORTAC)的特工在午夜从联邦法院里冲出,追捕两个身穿深色衣服,手持自制盾牌的人,怀疑他们向特工扔石块和酒瓶。在经过搏斗之后,两名男子被特工逮捕,并将他们移交给了联邦保护局。 其中一名19岁男子被指控犯有重罪。 地方官员指责国土安全部煽动局势,这一论点受到以下事实的支持:随着对联邦特工战术的争议加剧,示威活动越来越大。 联邦特工使用便携式催泪喷雾器驱离法院外的示威者。
  7. 皇家骑警证实在瓦西(Waasis, N.B)死亡的男子是被谋杀。 在周三凌晨2点15分左右,奥罗莫克托(Oromocto)皇家骑警接到报案,在Route 655发生一宗入室盗窃,结果在现场他们发现一具29岁男子尸体。 瓦西位于奥罗莫克托以西10公里,人口大约750人。 虽然验尸已经证实男子死于谋杀,但警方没有透露死者的名字以及如何遇害。 警方封锁进入案发现场的道路。 加拿大皇家骑警发言人警员汉斯·欧勒特(Hans Ouellette)说道:“我们仍在努力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该负责。” 警方相信此案属于孤立事件,并希望知情人能与他们或灭罪热线(Crime Stoppers)联系。
  8. 在俄勒冈州最大城市的示威活动已经进入第57天,在夜间超过2000名示威者已经淹没整个波特兰市中心。另外尽管市政府强烈反对,总统特朗普仍然派遣了联邦特工。 在联邦法官阻止联邦特工在示威现场逮捕或对记者和法律观察员使用武力后几小时,联邦特工在联邦法院外使用催泪弹驱散数千名示威者。当时有一场Black Lives Matter集会,示威者在法院外正面与联邦特工对峙。 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马克·哈特菲尔德美国法院外,全服武装的联邦特工在催泪弹掩护下逼近示威者。 在冲突中,示威者将激光投射在建筑物上,并试图拆除安全围栏,但被联邦特工用催泪弹和眩晕手榴弹给驱散。在此期间,示威者试图用大型吹风机将有害气体吹回到执法部门一侧。 在波特兰所发生的示威是在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后开始。作为一个有着坚定信心,并且活跃街头的城市,波特兰市民们很快同其他美国城市一样,走上街头,要求种族正义和对警察追究责任。 总统特朗普在周四晚间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为部署联邦力量辩护,“我们必须这样做。” 特朗普说道:“无论怎么样,他们就是无政府主义者。” 面对越演越烈的警民冲突,波特兰市议会周三通过了新政策,禁止市警局成员成员与联邦执法部门合作,并防止他们故意逮捕或对记者和法律观察员使用武力。 市议员克洛伊·尤达利(Chloe Eudaly)起草了两项决议,并于周三一致通过。禁止波特兰地方执法人员与联邦层级合作,因为“目前在波特兰的联邦行动是联邦政府前所未有的违宪行为。“ 该决议意味着波特兰警察局任何成员“提供,帮助或接受军事联邦部队的作战支持”将受到纪律处分。 另外市警察局的任何行动必须通过电子邮件“立即通报”给市议会。 同样在周三,波特兰市长泰德·惠勒(Ted Wheeler)参加了晚上的示威活动,并聆听示威者的呼声。期间有群众问他是否愿意废除警察局时,惠勒说他不支持这一想法。 联邦特工使用非致命性武器驱离联邦法院外的Black Lives Matter示威者。 示威者试图用雨伞来阻挡联邦特工发射的催泪弹。 示威者使用各种方法躲避联邦特工发射的催泪弹。
  9. 面对越演越烈的警民冲突,波特兰市议会周三通过了新政策,禁止市警局成员成员与联邦执法部门合作,并防止他们故意逮捕或对记者和法律观察员使用武力。 市议员克洛伊·尤达利(Chloe Eudaly)起草了两项决议,并于周三一致通过。禁止波特兰地方执法人员与联邦层级合作,因为“目前在波特兰的联邦行动是联邦政府前所未有的违宪行为。“ 该决议意味着波特兰警察局任何成员“提供,帮助或接受军事联邦部队的作战支持”将受到纪律处分。 另外市警察局的任何行动必须通过电子邮件“立即通报”给市议会。 联邦特工于2020年7月20日在俄勒冈州波特兰的联邦法院外使用非致命性武器驱散Black Lives Matter示威者。 第二项决议谴责并阻止波特兰的警察逮捕或对记者和法律观察员施加武力,除非他们有合理怀疑该人犯罪。在此决议公布之前,有证件的记者和法律观察员可在该市被警察逮捕或受到威胁。 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所导致的示威活动在波特兰持续了数周,最近示威者与联邦特工之间发生冲突,暴力事件激增。 同时据报道(reported),市长泰德·惠勒(Ted Wheeler),警方和其他市领导人批评了一些示威者的行为,指责他们纵火火,向警方扔酒瓶子,破坏城市财产。
  10. 在加拿大想去赌场试试运气吗?不过要体温检测,带好口罩和消毒湿巾。 赌场将按照COVID-19防疫措施重新开放。 随着全国各地赌场的开放,但场景就很大不同。大多数情况下扑克桌禁止使用,可供选择的老虎机较少。 有关物理距离的提醒出现在大厅,墙壁,门和电梯。 许多设施都关闭了。特快洗衣服务,自助餐,现场表演,水疗和夜总会。 赌场是为逃避现实而建造的,但没有能逃避COVID-19。 赌场都采用相同的清洁规范,这种清洁规范曾经用于卫生间。使用持久的抗菌喷雾剂对表面进行消毒,每次在有人使用老虎机后对它进行擦洗,并在整个大厅里提供消毒湿巾和消毒剂。 许多赌场不再像以前那样24小时营业,而是每天早晨关闭几个小时进行清洁。 加拿大博彩协会首席执行官保罗·伯恩斯(Paul Burns)表示,那些喜欢喜欢赌博的人士知道,当返回赌场时候,体验将有所不同。 “在我们重新营业的地方,有很好的需求。 客户确实想回来,但他们也想知道安全性。我们必须为客户做到这一点。” 赌场正在重新开放 艾伯塔省是第一个重新开放赌场的省份。 尽管强烈建议戴口罩,但没有强制赌客戴口罩,也没有设置容量限制,只需要两米的距离即可。 大西洋所有省份的赌场都可以重新开放(纽芬兰和拉布拉多除外,赌博在该地区多年来一直是非法的),但新斯科舍省和新不伦瑞克省的一些运营商尚未决定重新开放。 萨斯喀彻温省在上周五重新开放了赌场,进入第三阶段的安大略省部分地区的赌场重新开放。 魁北克的赌场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重新开放。 曼尼托巴省和卑诗省尚未重新开放赌场。 但是,赌场运营商正在游说各地的省政府,让他们通过批准健康与安全计划为赌场重新营业开绿灯。 可以肯定的说,赌场是大生意。 在3月份的72小时内,大流行防疫措施导致加拿大有114家赌场被关闭。 根据加拿大博彩协会的统计,该国博彩业提供182000多个工作岗位,为政府和慈善机构带来92亿加拿大元收入,商品和服务支出约为146亿加拿大元。
  11. 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在周六炮轰民主党,称其一手促成波特兰的暴力抗议活动,比作类似伊拉克和黎巴嫩发生致命冲突的城市。 克鲁兹张贴的一段视频显示,周五晚上,Antifa和Black Live Matter激进分子袭击了波特兰一处法院。 克鲁兹在推特上写道:“这不是费卢杰。这不是贝鲁特。这是美国。而民主党政客正在为他们加油助威。” Ted_Cruz_Cruz_blasts_Democrats_for_'facilitating_and_cheering'_violent_protests_in_Portland.mp4
  12. 波特兰市市长泰德·惠勒(Ted Wheeler)要求特朗普总统撤走城市里的联邦特工,原因是他们对示威者和新闻记者采取严厉举措,并且有报道称军事化的执法人员拒绝透露身份。 惠勒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要么让你的部队好好待在联邦建筑物里,或者让他们远离我们的城市。这是白宫的核心媒体战略的一部分,利用联邦部队来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民调。这绝对是滥用联邦执法人员。“ 就在惠勒市长发表此言论的同一天,俄勒冈州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对国土安全部(DHS)和美国法警局提起诉讼(filed a lawsuit),指控其侵犯了记者和法律观察员的权利。 诉讼中包括联邦执法人员在驱离示威者期间,向记者和法律观察员发射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 波特兰警察局局长查克·洛维尔(Chuck Lovell)透露,市警局与联邦特工合作,但双方都不会去控制对方的行动。 来自国土安全部的特工在7月5日当天,部署到波特兰市,帮助当地的联邦法院。 波特兰市警察局证实他们与联邦特工有合作。 俄勒冈州公共广播曾在周四报道,联邦特工就示威逮捕了13人。 一段视频显示了两名戴着头盔和穿绿色迷彩,上面有“police”补丁的特工,在人行道上抓住一个人,将他铐起来,然后带入一辆没有标记的车辆。 “你是谁?”有市民问道,但特工拒绝回答。据悉其中一些特工来自国土安全部。 还有一名示威者透露,在周三凌晨当他结束示威步行回家途中,身穿绿色军装,有着“police”补丁的人士一辆没有标记的小型货车中跳下,逮捕了他。这名示威者告诉《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他很害怕,因为他不知道是谁逮捕了他。
  13. 根据劳动力市场报告,在新冠疫情期间,新不伦瑞克省蒙克顿被公认为加拿大国最强劲的就业市场,排名第一!蒙克顿是大流行期间失业人数最少的城市。 该报告显示在市中心有40%的企业恢复营业。 安妮·普里耶尔·巴斯克(Anne Poirier Basque)说道:“大约60%的人说,他们认为他们的工人将在6月底恢复工作。” 这些商家包括位于市中心的一些咖啡屋,在周一非常热闹。 业主戴维·申(David Shin)说道:“我们预计会缓慢一些,但在我们重新营业后,我们已经恢复75%至85%的营业额。” 除了蒙克顿排名第一,其他东海岸城市,例如圣约翰斯和哈利法克斯,也位居城市劳动力市场表现的前10位。 新不伦瑞克省的圣约翰排在第16位。 蒙克顿居民对于在全国范围内领先感到高兴,表示他们能够能抵御COVID-19带来的影响。
  14. 已故花花公子(Playboy)创始人休·海夫纳(Hugh Hefner)的儿子即将加入政治圈! 现年28岁的库珀·海夫纳(Cooper Hefner)在2020年7月13日投出一颗震撼弹,宣布作为民主党获选人参选加利福尼亚州参议院第30选区(包括洛杉矶县)的参议员。 已故花花公子创始人休·海夫纳最小的儿子库珀·海夫纳宣布参选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 这里需要先介绍一下这个选区的情况。现任该选区参议员是霍莉·米切尔(Holly Mitchell),后者正在积极参选洛杉矶县监事会。 如果她今年11月赢得选举,州长加文·纽瑟姆(Gavin Newsom)将要求在2021年进行一次啊特别选举。如果米切尔落选,那么该选区的下次选举时间是2022年。该选区属于民主党的安全票仓,有近100万的居民,范围从世纪城到洛杉矶南部,范围包括卡尔弗城,南加州大学和洛杉矶市中心。 尽管海夫纳的名字与花花公子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年轻的海夫纳却走了自己的路。在2019年5月卸任花花公子企业全球合作伙伴关系总监一职后,创立自己的媒体公司HefPost,并且担任花花公子首席执行官顾问。 虽然他在私人领域有着辉煌的成绩,但库珀一直热衷于公共服务。他于去年12月加入美国空军,并接受了基本培训,直到今年4月。 库珀透露他的政策平台包括应对气候危机和能源可持续性,利用技术简化政府,解决无家可归者危机以及进行全面的警察改革。 库珀是休·赫夫纳与第二任妻子金伯利·康拉德(Kimberley Conrad)的儿子,他在花花公子大厦中长大(he grew up in the Playboy Mansion)。他已与女演员斯嘉丽·伯恩(Scarlett Byrne)结婚,两人预计下个月在迎接两人的第一个孩子。
  15. 警方仍然希望活着找到马丁·卡彭捷,呼吁居民远离该地区 泣不成声的阿梅莉·勒米在亲友的搀扶下出现在两名女儿的哀悼会上。 2020年7月13日,阿梅莉·勒米(Amelie Lemieux)出现在勒维(Lévis, Que)的哀悼会,感激社会各界对她的两名女儿的支持。11岁诺拉和6岁罗米是在7月8日失踪。 她含着泪说道:“我的美丽可爱的小公主。我日思夜想等待你们。从你们降生的那一刻,承载了妈妈这一生的爱,你们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自从上周六女儿们的尸体被发现之后,很多人在凉亭里摆放着玩具动物,花朵和卡片哀悼两名失去生命的女孩。阿梅莉感谢来自当局和公众的支持 2020年7月12日,一名少年在哀悼11岁诺拉和6岁罗米的仪式现场放下卡片。两名女孩的尸体在11日,在魁北克市的郊区被找到。 与此同时,魁北克保安局在魁北克市西南,Rang Saint-Lazare旁的森林中寻找女孩父亲,44岁马丁·卡彭捷(Martin Carpentier)。他被认为与两名女孩之死有关。警方在周日透露他们发现“有价值的线索“("pertinent elements" in the area on Sunday)。 虽然警方根据发现的物品认为卡彭捷就在附近,但无法确定他是否还活着。他们仍然希望卡彭捷还活着,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人可以告诉大家女孩们为何死亡。 卡彭捷和女儿们最后一次露面是在圣尼古拉(Saint-Nicolas)社区的一个便利店里。 此后一个小时,卡彭捷的汽车在20号高速公路(Highway 20)发生车祸。警方发现汽车严重受损并被遗弃。当时警方曾就两名女孩发布了琥珀警报。 居民一直帮助进行搜寻,但在12日,警方希望人们离开该地区,以便让警察工作。 省长弗朗索瓦·莱戈特(François Legault)就此悲剧表示,与该省其他地区一样,两个女孩的死亡使他感到震惊和悲伤。 他敦促任何陷入困境的人寻求帮助。 “任何人陷入困境在做愚蠢的事情之前先打电话并寻求帮助。获得帮助并不会感到羞耻。” 魁北克保安局出动直升机参与搜寻。 保安局出动警犬展开地面搜索。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