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jeune magique et intellig

轰动加拿大的圣约翰豪门杀戮案 富豪儿子被宣判无罪

Recommended Posts

之前被指控在2011年残忍杀害他的百万富翁父亲理查德的丹尼斯·奥兰德(Dennis Oland)现被判无罪。

新不伦瑞克省高等法院法官特伦斯·莫里森(Terrence Morrison)在周五在圣约翰一间拥挤的庭内宣布此决定。

莫里森说,有太多缺失的拼图碎片,使得有罪推论备受质疑。“很难解释这是一人进行的谋杀。”他说道。

作为前财务顾问,现年51岁丹尼斯·奥兰德在2013年被指控犯有二级谋杀罪,而今天在宣判判决后拥抱了他的辩护团队。

此反应同2015年第一次宣判后的回应形成鲜明对比,当时陪审团认定他犯有二级谋杀罪。 那时,他晕倒在法庭,无法控制地啜泣。

https://atlantic.ctvnews.ca/video?clipId=1734234

image.jpg

丹尼斯·奥兰德同妻子丽萨于7月19日抵达圣约翰法院。

陪审团之前的判决在上诉时被推翻。

经过长达10年之久的折磨,曾经支持丹尼斯的奥兰德家族成员在法庭上哭了起来。这个在海洋省(Maritime)经营啤酒酿造家族是新不伦瑞克省最富有的家庭之一。

家族企业穆斯黑德啤酒公司(Moosehead Breweries)总部位于圣约翰,而理查德·奥兰德(Richard Oland)曾是前总裁,直到他在一次继承纠纷中失败并离开了自己的企业。

69岁理查德在2011年7月6日晚上某个时段在其的投资公司Far End Corp.内遇害。其尸体在第二天被助手发现,行凶武器至今未被找到。

丹尼斯·奥兰德从一开始就坚持认为他与父亲的死没有任何关系。 但从发现尸体的那天起,他就是圣约翰警察局的唯一嫌疑人。

他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父亲还活着的人。之前审判了解到他于2011年7月6日下午5点30分至6点30分有3此进出过他父亲的办公室。 他说,在与父亲就奥兰德家族的家谱进行愉快的聊天之后便离开。当时父亲看起来一切都很好。

警方和检察机构的理论是在他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进入办公室后,奥兰德使用了一种类似于干壁锤的东西,后者有锋利的边缘,锤击他的父亲致死。他连续打了45次,主要是头部。

“绝对是荒谬的,”奥兰德在3月份面对检察官指控他的时候说道。 “我不是那种怪物。”

image.jpg

丹尼斯·奥兰德的母亲,理查德·奥兰德的遗孀的康妮·奥兰德在获悉儿子无罪之后离开法院。

起诉的罪行理论是奥兰德在金钱争执之后愤怒地袭击了他的父亲。丹尼斯·奥兰德负债累累;理查德·奥兰德积累了大约3600万加拿大元的财富,过着纸醉金迷,拥有赛艇同他的情妇一起旅行。

由多伦多律师艾伦·戈尔德(Alan Gold)领导的辩护团队淡化了金钱的重要性。 奥兰德本人告诉法庭,虽然事情有点紧张 - 他每月大致超支14000加拿大元,并且他的信用卡的信贷额度已经最大化 - 但他总是可以在需要时借更多钱。

二审本来也是因为有陪审团来审判,但一名圣约翰警察被发现使用一个不被允许的数据库来帮助控方选择陪审团,于是法官决定解雇选定的陪审员并决定单独审判。

圣约翰警察局的行为审判中控辩双方的攻防焦点。在没有陪审团的情况中,辩护律师对警方行为提出严厉质疑,并且指出警察自己也承认他们没有小心谨慎保护好现场。

辩护律师迈克·拉齐(Mike Lacy)说,这么多资深和低级级别警察都参观了这个血腥的场景,就像来到“一个旅游景点”。

AAEzU4n.img?h=416&w=799&m=6&q=60&u=t&o=f

宣判无罪后,丹尼斯·奥兰德在家人的陪同下离开法院。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新不伦瑞克省高等法院法官特伦斯·莫里森说,有太多缺失的拼图碎片,使得有罪推论备受质疑。

根据莫里森的说法,有几件证据似乎暗示丹尼斯牵扯谋杀案,包括他是最后一个看到他父亲活着的人,以及他在见父亲期间穿着的棕色夹克上有他父亲的血。

法官还指出,奥兰德曾告诉警方,他见父亲期间穿着不同的夹克,并向警方“错误描述”把衣服送去干洗。另外一个是理查德·奥兰德失踪的iPhone 4,它于下午6点44分在罗斯西(Rothesay)的一个通讯塔附近信号消失,那里距离丹尼斯的家不远。

然而,他确定,鉴于血腥犯罪现场没有足够的物理证据将奥兰德与谋杀联系起来。 并且有证据表明奥兰德的死亡时间的准确性无法确定。

“尽管进行了大量搜查,但未发现任何谋杀武器或与嫌疑人有关的物件,”莫里森在法庭宣读。“尽管有一个血腥的谋杀现场,但仔细检查丹尼斯·奥兰德的车,黑莓手机,他穿的鞋子以及进出父亲办公室所带的食品袋都没有发现血迹或其他痕迹证据。”

相关内容: Timeline of Richard Oland murder investigation

法官接受了夹克上有血迹的事实,但是说那是少量的污渍 - 有些只是几毫米 - 与犯罪现场不一致。起诉理论认为奥兰德奥兰德使用了一种类似于干壁锤的东西,后者有锋利的边缘,锤击他的父亲致死。

法官还抨击了控方的理论,即年轻的奥兰德面临严峻的财政困境后去了他父亲的办公室要钱,并在被拒绝后袭击了他的父亲。

“控方认为丹尼斯·奥兰德因愤怒,几分钟后回来谋杀了他的父亲。谋杀武器来自哪里? 难道只是巧合吗?“莫里森写道。

“这说明案件本省不符合控方的理论:由心态导致的激情犯罪。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