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jeune magique et intellig

观点:奥巴马亚太外交为何难以成功?

Recommended Posts

161018172219_obama_white_house_afp_640x3

 

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他自然也想留下与之匹配的历史成就。
 
距美国大选只有二十天的时候,它在南海最重要的盟友菲律宾却在中国进行最高规格的国事访问。随后中国外交部宣布,中菲传统友好全面恢复。菲律宾的突然转向毫无疑问是奥巴马主导的亚太外交的重大挫折,其更深层的意义则意味着八年来亚太外交努力即将付诸东流。
 
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他自然也想留下与之匹配的历史成就。针对中国的亚太转移可以说是大手笔。即使是一位中国人,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次美国不但选择对了方向而且保持了相当的战略定力。这和小布什上任之初全面遏制中国但却由于突发的恐怖袭击而一百八十度大转折不同。
 
自此中国周边局势顿然紧张起来:东海、南海冲突迅速升级。日本除在钓鱼岛升高对抗外(不顾中国反对强行实行国有化),还在美国的默许下解禁了集体自卫权。越南和菲律宾都站在中国对立的第一线,尤其是菲律宾成功的赢得海牙国际法庭的判决,令中国十分被动。与此同时中国长期的盟友缅甸也在美国的诱压之下开始民主化,一向亲华的军政府被西方长期支持的昂山素季取而代之。不仅如此,美国还利用朝鲜核武器的契机成功的说服韩国同意设立萨德系统,既达到了监视中国和俄罗斯的目的,也破解了中韩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友好关系,从而堵上了韩国这一块环绕中国的防堵漏洞。
 
除了外交上的成功,经济上经过几年的谈判终于达成将中国排除在外的TPP,从而为亚太转移战略添加了重要的经济支撑。
 
然而这一切看似美好,但实际却尤如沙滩上的大厦,雨中的海市蜃楼。菲律宾不过是这一切的开始而已。奥巴马虽然号称要做历史上第一位太平洋总统,但显然美国对亚太的认知远远比不上传统的大西洋。
 
地缘政治
 
首先,从地缘政治上讲,中国太近,美国太远。美国实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正如越南所常说的:“天堂虽好,但中国太近”。
 
其次,亚太各国和美国的战略目的不同,双方有交集,但国家利益的分歧也十分巨大。越南、菲律宾等国思考的是如何在中国完全崛起之前谋取最大的利益,因此需要借助美国的力量向中国施压,成为和中国谈判的筹码。而美国则是希望这些国家站在遏制中国的第一线,从而达到干挠中国发展的目的。对于南海各国家来说,都清楚假如和中国发生冲突,美国不会为了它们的利益流一滴血。
 
菲律宾这次反水,很重要的原因是看准了中国极其需要摆脱孤立、打破美国围堵的心理。从访问的成果来看,也确实达到了目的:十三项协议、取消中国游客的旅游禁令、恢复27家菲律宾企业对华热带水果的出口、支持菲律宾参与海上丝绸之路计划。而且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第三次则是西方制度使然。西方这种定期的换人换党制度有一个很大的弊端:无法保持政策的连续性。TPP对美国如此重要,不仅是遏制中国的重要一环,更是美国国际诚信的象征。今年8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访问美国时公开宣称:TPP考验美国的信誉,若协定破局,将危及美国在亚洲的名声。然而正在竞选总统的两位候选人都强烈反对TPP,其被否决已是必然。这种弊端同样也体现在移植西方制度的菲律宾身上:一换总统,对华政策就可以完全南辕北辙,前一任承诺的后任就全盘否定。这是西方制度结构性的弊端,根本无解。
 
第四则和美国的国力衰退有关,以致于无力支撑它在亚太打造的体系。比如希拉里任国务卿时第一次访问缅甸,却仅仅提供120万美元援助而且指定用于进行社会改革,这和缅甸举国上下数十亿美元的期望值十分悬殊。更和中国领导人出访时的巨额金援或者经贸协议相差甚远。
 
客观而言,亚太各相关国家可以充当美国马前卒,但必须有足够的回报。否则它们翻脸比翻书都快。菲律宾几年来一直站在与中国对抗的第一线,但美国的军事援助每年不过五千万美元,2015年提高到7900万美元。联合演习时菲律宾可以使用美国的武器,但演习结束就收回。菲律宾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扎纳10月7日也表示:(美国提供的)没什么新装备,只有一些C-130运输机和二手直升机。还有一些退役的船,在装备部队前,我们还得花一大笔钱把它们翻新。要知道菲律宾一亿人,四分之一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美国这样低水平的援助根本无济于事。如此低的回报却要让菲律宾对抗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这怎么可行?
 
所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才公然赤祼声称:美国没有钱了,只有中国有钱。
 
国际形势
 
第五则和对美国不利的国际形势有关。奥巴马上台后,全力改变小布什时代的单边外交,并从中东撤军。但没想到阿拉伯之春不仅终结了中东一百年来的政治秩序,还导致伊斯兰国的崛起。迫使美国一再无法全身而退。另外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和俄罗斯全面冲突。面对咄咄逼人、持续主动出手的俄罗斯,迫使美国不得不加以回应。这些都影响了美国亚太转移战略的实施。或者说俄罗斯看准了美国要把主要力量投放到亚太,才如此肆无忌惮,全力进取。这反过来又逼使美国分身应对。
 
第六则是和西方的价值观外交有关。本来冷战时西方都是务实外交,以国家利益为最高准则。但冷战结束后,价值观外交被无限上纲,日益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尤其是针对小国外交时。菲律宾对美国亚太战略之重要性奥巴马不是不知道,但却一再批评菲律宾新总统的第一把火:全面反毒战。要知道杜特尔特就是因为铁腕扫毒赢得选举的,更何况菲律宾几十年毒品泛滥,不出重手和特殊手段根本无解。
 
美国和越南的关系也同样受此影响。美国能打破越战后的禁忌而和越南改善关系确实非常务实和明智,可是美国却依然要时不时的把价值观挂在口上,并一定程度的向越南施压。这自然影响了越南对美国的信任,而不得不防范。
 
美国虽然高举价值观外交,但亚洲各国却并非如此。比如长期得到西方支持的昂山素季获得自由后,立即改变对华立场,不仅大选前访问中国,上台后第一个访问的国家也是中国。
 
最后一个则还是和中美两国的未来有关。其实亚投行一役就已看出端倪。尽管美国公开反对,但它最悠久、最坚定的盟友英国却率先第一个加入,从而在全球引发骨牌效应。在美国公开反对的情况下,各国选择加入亚投行就并不仅仅是为了短期的经济效益而是因为它们认为未来在中国一边。
 
世界不再看好美国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政治制度退化成为反对而反对的否决制(福山)。二是2015年美国中产阶级第一次成为绝对少数。美国史学家巴林顿•摩尔早就断言:“没有中产阶级就没有民主”。
 
根源则在于全球化与金融化。全球化时代,资本可以在本国之外寻找更多的利润。苹果手机的研发在美国,但生产制造却在发展中国家,结果获得暴利的仅仅是少数高端的研发人员。金融和互联网行业也是类似,获利的也往往是少数群体。可以说中产阶级的消失是历史的必然,人类进步的必然。这个必然也就决定了美国制度的未来。三是创造美国奇迹的传统白人正在成为少数,其他族裔的崛起,必然会改变这个国家的价值观以及美国的民族特性。一向对美国肯定有加的世界级华人政治家李光耀在其最后一本书《光耀看天下》中,认为种族结构变化将是威胁美国未来命运的唯一挑战。
 
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奥巴马八年付出巨大心血和代价的亚太外交战略,就在他还没走进历史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崩塌。奥巴马的失败根源还是在于他错误判断了历史潮流。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当中国处于历史最低点时,英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汤因比就从大趋势的角度预言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中国必然成功崛起。这个历史潮流是不可阻挡的。菲律宾的转向和亚太战略的即将失败就是最好的注脚。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