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jeune magique et intellig

你干过这些世界上最无聊的工作吗?

Recommended Posts

160801191923_printer640.gif

有些工作令人感到无聊。
 
法国人台斯纳德曾说他八万欧元年薪的香水公司高管工作无聊地把他变成“职业吸血鬼”,BBC的读者们也晒出了他们认为无聊的工作:
 
食品工业
 
来自业特的简恩说:“我曾经一个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检验冷冻豌豆的温度。没干之前我曾遐想每天见到的都是小绿球球汇成的无尽河流。”
 
160801191924_pea640.gif
不知道满眼都是冷冻绿豌豆的感觉会是怎样。
 
萨福克郡的库克说:“我妹妹有一年夏天在法国的一家农场找了份工作。她每天要做的就是把一小撮土洒在装土豆的托盘上。这些土豆会被送到超市去卖,估计这么做是为了让土豆看起来更有‘有机的’卖相。”
 
海伦伯勒的皮特民廷说:“我曾在一家诺丁汉的比萨饼工厂干活,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往14000个比萨饼上摆放香肠片。要是哪天传送带坏了,我们就用香肠片在比萨饼上摆出一个笑脸模样。哪天要是有人吃到笑脸模样的比萨饼时,就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160801191924_bottle640.gif
漂流瓶好看,但做漂流瓶的过程不一定那么来劲。
 
古怪工作
 
纽卡斯尔的肯尼斯说:“我干过的一个活儿就是擦拭一个个小木制底座。这些底座是用来摆放帆船模型,然后放到漂流瓶里。这个活儿我干了两天之后就放弃了。”
 
斯托克波特的加里说:“我曾经通过中介找到一个给眼镜贴标签儿的工作。这个工作要求在镜片的正面贴一个标签、背面贴一个标签,两个标签的边沿还必须得完全重合才行。没想到我干这手儿太出色了,他们居然想留下我。后来我又干了两个星期。”

 

160801191923_tablet640.gif

工作就是盯着传送带上的药片会不会让人产生密集恐惧症?
 
生产线
 
萨里郡的詹姆斯说:“我曾在上大学期间夏天勤工俭学找了一份在维他命片剂厂的工作。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生产线旁,把破口的维他命片挑出来。传送带是红色的,而药片是绿色的,我晚上回家一闭眼就是漂来漂去的维他命药片。我在生产线上干了三个星期,好在后来他们把我提升负责药粉混合了。”
 
霍夫的尼克说:“我干的是给动物食品袋贴标签的活儿。标签有三种:牛的、猪的和羊的。每隔几天我们就要换另一种食品袋贴标签。”
 
杰米说:“我有一个月在一家工厂干活。我的工作就是书签上面的孔里系上彩绳。”
 
160801191924_stapler640.gif
天天钉文件的工作也不是没有。
 
办公室工作
 
苏西维尔德说:“我有一次在半年里的工走就是钉文件,每天钉400份报告。不干别的,就是用钉书机钉文件。这份工作还不算无聊?打个哈欠先。”
肯特郡的玛丽说:“我曾经有份临时工作就是把钉好的文件都拆了。我干了一个早上就干不下去了。”
 
伦敦的戴文斯说:“我有一次在夏天找的工作就是当‘说话对象’。那是一家只有三个员工的小设计事务所。当我问为什么我每天什么活儿也没有时,他们跟我说,我的价值就在于让他们能有一个聊天和商量想法的说话对象。”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