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jeune magique et intellig

揭秘1942年蒋介石曾插手德国军队倒戈推翻希特勒

Recommended Posts

我们可以从蒋介石1942年1月10日、11日和14日的日记看到这样三段话:“对德运动倒戈工作之进行”、“派齐焌赴瑞士”、“运动德国军队倒戈计划,应告知罗斯福总统。”

 

这是怎么一回事?1942年年初,中国抗战正处于艰难时期,蒋介石会将手伸到欧洲,管起推翻希特勒的事吗?

 

日记中提到的齐焌,早年曾留学德国,时任中国国民政府驻德使馆武官。

 

德国反纳粹力量求助于蒋介石

 

1941年初,蒋介石曾想过将齐焌从德国召回,但驻德大使陈介却以齐在德国更有利于开展对德工作为由,不愿放人。

 

当时,齐焌在德国有三个重要的联系人:一是军火商人克兰,此公虽在德国政府中没有任何官职,但与德军、政两界首脑和中国的孔祥熙、何应钦等人都关系匪浅,时德国国内已渐形成了一股反纳粹势力,他便是这股反纳粹势力在商界的代表人物之一;二是沙赫特博士,此公原来是德国国家银行总裁,被西方经济界誉为“金融怪杰”,并曾担任过希特勒的经济部长,1937年,他因不满希特勒抛出的种种疯狂的经济政策,愤然辞职。1939年,他又被免除了德国国家银行总裁的职务,但希特勒仍让他保留了内阁成员的虚衔;三是德国国防部经济厅厅长托马斯将军,他认为进攻波兰必会引发世界大战,而德国的原料和粮食都不足以支持这场战争,因此,他坚决主张“把希特勒搞掉”。以上三人,都是德国国内反纳粹势力的中坚力量。

 

1941年5月初,齐焌突然接到了克兰的邀请,约他到瑞士一晤。15日,齐焌如约来到克兰在瑞士的家中,克兰对他说,他们已经在德国国内秘密联络了大量“友人”,准备推翻希特勒,组成新政府,改善国际外交。

 

29日,克兰又派其私人律师爱尔哈特上尉从柏林来到瑞士与齐焌继续晤谈。爱尔哈特称:将来德苏大战必不可免,德军中已有很多将领都对希特勒的国社党当局严重不满。他们希望克兰先生能够代表他们,认真寻觅国际路线。沙赫特博士和托马斯将军也均想请克兰先生通过齐焌转告蒋介石,“负责代表他们与罗斯福、丘吉尔取得联系,并相互间达成谅解”。至于“德国内部如何解决,我们自有办法。”

 

转天,齐焌就给蒋介石拍了一份电报,汇报了此事,并要求马上回国,以便就此事做出更加详细的说明,蒋也同意了。

 

6月9日,齐焌回到了柏林。三天以后,他又一次见到了爱尔哈特上尉,并告诉他说:自己很快就要回国了,回国以后,他肯定会向蒋委员长面述他们的要求。爱尔哈特则建议他,最好能抓紧回国前的这段时间,再去见一见托马斯和沙赫特。

 

于是,在爱尔哈特的安排下,6月13日,齐焌来到德国国防部经济厅,会见了托马斯将军。托马斯最关心的问题是希特勒下台后,西方各国能否公平对待德国。他还表示,自己别无要求,“唯望战争能够早日结束”,届时,他将辞去一切职务,与克兰一起到中国一行,协助“委座”建设中国。

 

6月14日上午,齐焌又来到了沙赫特博士的私人寓所。沙赫特对他的到来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他先是对蒋介石大加赞扬了一番,继又提出:希望“委座”能够帮助他们告知罗斯福和丘吉尔,他们已联络了很多人,准备推翻希特勒政权,但前提是国际社会要给他们做出一个承诺,那就是在他们的新政权建立以后,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平等对待,否则,“我们将不会采取任何行动”。

 

沙赫特还盛赞了罗斯福的大政治家风度,希望蒋介石能派专人去与罗斯福一谈。他还特别强调说:“若不知兄(指齐焌)为委座最为信任之人,吾等又何敢露骨如是。”

 

至此,齐焌已完全掌握了克兰、沙赫特和托马斯他们反对希特勒的基本情况及计划。

 

就在齐焌在做回国前最后的准备之时,6月22日凌晨,苏德战争爆发了,这使他的回国计划不得不暂停了下来。27日下午,他突然得到了一个消息:希特勒即将承认汪伪政权。托马斯很快就证实了齐焌所言非虚,他万分遗憾地说道:“承认汪伪实为不智之举,唯望委座不至因此而怨恨德国国民,而我们对于委座的信任,亦决不会改变。”齐焌则告诉他说,德国政府一旦承认汪伪政权,中国政府必将与德绝交,如此一来,他在德国也就待不下去了。托马斯说:“无论如何必须恢复邦交。我们都非常希望你能留下来,继续充当委座与我们之间的‘联络员’。”

 

1941年7月1日,德国政府正式发表文告,承认了汪伪政权,国民政府也在第一时间宣布与德断交。2日中午,托马斯以私人名义宴请了即将离去的国民政府驻德大使陈介,齐焌亦受到邀请,托马斯对德中两国的绝交表示“至为遗憾”。饭后,他又私语齐焌道:“吾人所谈之事,现在更应抓紧进行。”至于具体方案,他希望齐焌能速往瑞士与克兰一谈。

 

7月4日,齐焌来到瑞士,在与克兰会谈后,又于6日返回柏林,向托马斯报告了他和克兰的商讨结果。克兰认为:鉴于目前形势,中国更应全力帮助他们反对希氏。希望蒋委员长“勿置德国对委座最忠实之老友于不顾”。更希望蒋介石能委派得力大员到瑞士与他们做进一步协商。

 

此番谈话,克兰还向齐焌透露了若干机密:他已联络了德军中的十余位元帅,就连柏林的武装警察司令达律格将军也参与了他们的密谋。由此可见,当时在德军高级将领中,反对希特勒的人数已相当庞大了。

 

 

蒋介石决定插手德国反纳粹活动

 

在完全摸清了德国国内、军内反纳粹力量的情况之后,齐焌终于在1941年7月底离开了欧洲,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回国,而是先去了纽约,将上述情况向宋子文作了汇报。并与宋相约:10月上旬,重庆见。

 

齐焌回国后,一连向蒋介石递交了三份报告。向蒋详细地汇报了他所了解到的德国国内反纳粹力量的发展和现状,以及他们对蒋的希望,他说:“彼等筹划已非一日,实力甚巨,并有军部和经济界人物为其后盾,虽国社党警察对此防范甚严,德国民众如能得到国际社会战后能够对德持公正态度,而不予以歧视之保证,则今秋,德国内部将有大变。”“德国友人现都对委座至深信仰,恳请委座能够接受此项伟大任务,恢复世界和平,救德民出永久战争之水火。”“现望委座能够托嘱一人,代他们向英、美领袖人物接洽,以期获得相当保证,再求进一步联络。”但是,蒋介石却并没有马上作出决定。

 

齐焌回国以后,克兰一直焦急地等待着他的消息。10月25日,他从瑞士致电齐焌,称“德国内部情况已日益严重,将来演变,当不出吾人之所料。至关重要,深盼兄能早日归来。”并又询问了他回渝之后见蒋的结果如何。同时,还告知他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桂永清做事不甚小心,写给托马斯的信已被当局查获,这使托马斯大为不悦,拒绝再与他有任何来往。并称:托马斯将于下月初来瑞士一谈。

 

齐焌接克兰电后,立即将此电文呈报给了蒋介石,意在促蒋作出决定。

 

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国际局势的变化使蒋介石立即亢奋起来,12月8日,他在国民党中常会上发表讲话,提议成立太平洋反日同盟,由美国领导,组成同盟国盟军总司令部;英、美、苏三国与中国一致对德、意、日宣战;联盟各国应相互约定,在太平洋战争胜利结束前,不单独对日媾和。

 

当日下午,蒋介石又约见了美国驻华大使高斯和苏联驻华大使潘友新,提议中、英、美、苏、荷、澳等国结成军事同盟,在美国的领导下,共同作战。同日晚,他又会见英、美两国驻华武官,建议成立一个由中、美、英、荷四国参加的联合作战机构。

 

次日,中国政府发布文告,正式对日宣战,同时,宣布对德、意处于战争状态。

 

12月17日,中、美、英、苏四国军事代表在重庆开会,商定在重庆设立包括荷兰在内的五国联合作战机构。蒋介石提出,盟国应集中兵力于东亚,在1942年内,彻底击败日本。

 

12月23日,中、美、英三国军事代表再次在重庆召开会议,决定在重庆设立由何应钦主持的中、美、英联合参谋会议,在缅甸设立中英联军统帅部,即日组建中国远征军,赴缅甸作战。31日,罗斯福致电蒋介石,建议组成中国战区,以蒋介石为统帅,指挥在中国、安南、泰国境内的联合国部队。

 

1942年1月1日,中、美、英、苏、荷等26个国家在华盛顿正式签订了《对法西斯轴心国共同行动宣言》。至此,世界反法西斯联盟正式形成。

 

克兰等人仍在焦急地等待着齐焌的消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克兰再次致电齐焌,希望能够早日获得中国方面的“谅解”。

 

蒋介石终于在1942年1月初作出了插手策动德军政变,并将有关计划报告给罗斯福的决定。

 

 

由于种种原因策动德军倒戈终未能成

 

1942年3月,齐焌奉蒋介石之命到达瑞士,并以该地为基地,展开了对德军的策反工作。齐焌到达瑞士首都伯尔尼后,陆续发回的情况有:

 

1942年5月19日、22日、24日各电,报告说:1941年冬,德军损失严重,希特勒计划在南线截断英美的援苏路线,企图通过伊朗占领波斯湾;德日积极合作,已达成日本攻苏谅解;德国虽盼日在远东成立攻苏第二阵线,但日本则坚持要在南洋阵地巩固后,再进攻苏联……

 

1942年8月18日、20日、21日、27日、31日各电,又报告说:德陆军在苏联损失至巨,作战日益困难,已无相当军队可以调派;希特勒希望能在夏季攻势前,彻底击溃苏军,进至乌拉尔,然后倡言和平,形成“大德势力范围,由德独裁”;德仍力促日本进攻西伯利亚,日本将出面调停德苏战争之传说,似不可信,正在探询;沦陷区各国仇德心理普遍坚决;德国反纳粹力量推翻希特勒政权的计划,9月初可获新消息……

 

1942年9月8日,齐焌再向蒋介石报告说:日本驻德国大使大岛浩日前已向希特勒作出承诺,日军不日将向西伯利亚发起进攻;德军部已注意到,中国最近发起的对日反攻,目的在于减轻苏联东面的负担;日前,隆美尔元帅已接新令,急求攻破英军阵线,占领埃及……

 

希特勒进攻苏联,初期进展顺利,但逐渐受到苏军的顽强抵抗,德军的失败一个接着一个。在此情况下,希特勒不思反省,仍一意孤行,接连免除了布劳希奇、博克、龙德施泰特、勒布、古德林、赫普纳等高级将领的职务,并自任了陆军总司令。

 

齐焌所掌握的这些情报大都是从克兰处得到的,他还告诉齐焌:希特勒在冬初击溃苏军的计划落空后,又置军中一些将领提出的严守斯莫陵斯克,准备来春攻势的建议于不顾,强令进攻,结果致德军在斯大林格勒再遭惨败,迫于各方压力,希特勒不得不让出了部分军权,而德国民众对希特勒的穷兵黩武,也更深恶痛绝,怨声载道,政变时机日见成熟。这些情况,齐焌都一一向国内进行了报告。

 

但由于当时英、美对战后德国提出了许多十分苛刻的条件,克兰他们虽仍盼望着能早日推翻希特勒,可也不愿接受这些条件。对此,齐焌曾不无担心地分析说:“英、美倘仍坚持将于战后重罚德国,则未来德国新政府,宁有与苏联彻底合作,而不愿沦为英、美殖民地之可能,此点似应注意!”

 

齐焌的分析是对的,后被发现的德方资料显示,当时德国反纳粹分子确曾计划,在他们逮捕希特勒并推翻纳粹政权后,如果英、美不能与他们签订一份体面的条约,那他们就会转向苏联。

 

这也是他们一直没有放弃通过中国取得国际保证的初衷。蒋介石对此还是有着很清楚的认识的,他在接到齐焌的电报后,立即给正在白宫访问的宋美龄发出了一道指命,要她转告罗斯福总统,请其注意此点。

 

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由于英、美不同意放弃对德战后制裁方案,更由于德国在北非和苏联的惨败,盟军力量日见强盛,并已决定侵欧,彻底击溃德国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这就使德国已失去了向盟国讨价还价的资本,所以,此事终未能办成。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Create an account or sign in 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in order to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n account

Sign up for a new account in our community. It's easy!

Register a new account

Sign in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here.

Sign In Now
Sign in to follow th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