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z2

吴佩孚的人格与国格

Recommended Posts

[ATTACH]91274[/ATTACH]

吴佩孚人生的信条是:不好色,不纳妾,不嫖娼、不贪财。大量史实证明,吴佩孚一生是言行一致的。



  首先是不好色。吴佩孚年轻时就写过:“率性而节欲,可庶几于圣贤;纵欲而灭性,则近于禽兽。”这道理说得简明、形象,想当圣贤,就要节制性欲,否则,就是禽兽!吴佩孚想做个道德完善的真君子,所以,就恪守传统,谢绝纵欲。一个人一时时禁色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吴佩孚做到了。他三十开外才娶结发妻子李氏,后母亲坚持纳妾张佩兰,但对两位夫人排得很正。李氏病故后,吴佩孚再未纳妾。据说,1921年的某天,来自德国年轻貌美的露娜小姐,非常偶然地在洛阳看到吴佩孚,便一见钟情,西洋女子当然异常胆大,便秋波频传,可这个大帅就不领情,毅然回绝。露娜回去之后,还是十分倾慕,居然给吴下了最后通牒,直书:吴大帅,我爱你,你爱我吗?吴知道后,大笑不止,直接叫翻译传话过去:老妻尚在!绝不拖泥带水。不过,也有传说,吴佩孚北京寓居期间,就被一个日本女特务勾引得神魂颠倒。但是,吴佩孚除了张佩兰从不再予纳妾,却是事实。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吴佩孚一代枭雄,如此忠于爱情,不为美女所动(还是外国的),且没任何人找他麻烦,与糟糠之妻厮守一生,可敬!

  其次是清廉。吴佩孚自比关羽、岳飞,对贪官污吏向来痛恨,虽农家出生,但一生不置产、不贪污、不索贿、不受贿,廉洁自律、衣食俭朴,难能可贵。吴佩孚一生饮食起居简单,吃面食、米饭,每餐只喝少许山东黄酒和绍兴酒。1924年,从英国留学归国的钱昌照,曾记述与吴佩孚初次见面的情景:吴穿着布衣布鞋,白薯屑落了一身,招呼钱一起吃烤白薯,还大谈自己的做人哲学。

  1927年5月的一天,吴佩孚率卫队逃往四川经河南邓县构林关,受到当地头面人物的热情款待。面对满桌酒肉,吴佩孚却说:“免了吧!战火连绵,百姓不得温饱,我们还要这么多菜干什么?”只留下四个小菜,其余全叫人撤下。本来,吴佩孚定于第二天清早开拔,可地方绅士纷纷前来求字求诗,他大发雅兴,欣然应允,即席撰写了多首诗。在赠给乡绅杨星如的诗中,有:“天落泪时人落泪,哭声高处歌声高。世人漫道民生苦,苦害生民是尔曹”,流露出悲天悯人的情怀,还不客气地谴责地主豪绅们的罪恶,令其难堪。谁也没有想到,弄文舞墨竟救了吴佩孚一命。当天上午,他的先头部队就中了河南悍匪索金娃的埋伏,连秘书长张煌言也被乱枪击毙,他却因发大发雅兴推迟出发而得以幸免。

  1932年10月离开成都后,定居于北京什锦花园,主要靠张学良资助维持生计。后因“西安事变”张学良被囚,吴佩孚靠伪京津卫戍司令齐燮元接济,挂个有名无实的“顾问”,每月领“车马费”数千元,算解了吴佩孚的窘困。齐燮元原是他部下,吴佩孚接受这一照顾,可作“袍泽之谊”,但无丝毫卖国之嫌。

  再次,拒绝裙带。吴佩孚当权后,前来跑官要官买官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一次他亲下手谕:“天、孚、道、云、龙五世永不叙用”,这5个字都是蓬莱吴姓一系,一道手谕将自家亲戚攀附之路全堵死。吴佩孚有个老同学在别处多次当官,几次贪赃枉法被被免职了,便到吴佩孚处求官。那天,吴佩孚不在,便写了个条子要求到河南当个县令。吴佩孚回家见到条子,提笔批道:“豫民何辜?”意思是河南老百姓有什么罪过?要你来害他们?吴佩孚手下有个老同事无能,吴给他安排了一个有职无权的闲差,整天无所事事。此人无聊之余想过过有职有权的瘾,便毛遂自荐,写下军令状,要求吴给他10万大军,保证平定南方革命党人,“然后释甲归田,以种树自娱”。吴佩孚知道这家伙是纸上谈兵式的蠢货,怎能赋予大任!就在军令状上批道:“先去种树”,羞得那小子再不吭声。

  不过,也有“例外”。吴佩孚当兵是个勤务,一天送公文被巡警营一幕僚郭绪栋赏识,郭慧眼识才便拉关系走后门,推荐吴到保定武备学堂做了士官生,吴自此有了事业的起点。但吴佩孚饱读四书五经,深知知恩图报。飞黄腾达后,念念不忘知遇之恩。在洛阳大帅府,除接待曹锟使者外,所有中外宾客吴佩孚一律不亲自迎送,唯独对郭礼遇有加,始终不渝。郭有烟瘾,吴有禁令,但特下手谕:“只许郭公过瘾,不准僚属破戒。”郭偶尔害病,吴衣不解带亲自服侍。后来,郭想衣锦还乡,吴保举郭做山东盐运使,嫌官小,郭闹了脾气,说:“难道我就不够当一任省长吗?”于是,吴又保荐郭做省长。郭继续“开价”:“我不做省长则已,要做就在山东本省露脸,这才光宗耀祖。”当吴大费周折为其谋到山东省长之位时,郭已沉疴不起,不久即撒手离世。吴死后,吴佩孚亲撰挽联:“公而忘私,国而忘家,弃下老母孤儿,有我完全负责任;义则为师,情则为友,嗣后军谋邦政,无君谁与共商量。”

  辛亥革命后,一些议员们商议要拆除紫禁城三大殿,在其墟基上另建议会大厦。远在洛阳的吴佩孚听到后拍案大骂:“这群蠢猪!“马上命令部下直接把一封电报拍给大总统、总理、内务总长、财政总长。故宫三大殿躲过了灭顶之灾。

  1919年5月4日,北京的大学生们走上街头,要求政府拒签出让青岛的《巴黎和约》。游行中,学生们捣毁并焚烧了卖国官员的私宅,军警逮捕了30多名所谓的“暴徒”,激起全国的抗议浪潮。几天以后,远在南岳衡山的吴佩孚得知消息,这位被称为敢“言人所皆欲言,谏人所不敢谏”的小小师长,竟直接向大总统徐世昌发出通电:“大好河山,任人宰割,稍有人心,谁无义愤?彼莘莘学子,激于爱国热忱而奔走呼号,前仆后继,以草击钟,以卵投石……其心可悯,其志可嘉,其情更可宥原!”数日后,又致电南北双方将领,联名通电反对政府签约。电文大意是:决不许出卖祖国的主权!不能让强敌将我山东家乡当肉吃!身为山东籍的军人,我愿和日本决一死战!

  1924年败军后,有人建议吴佩孚逃入天津租界,他厉声斥之:“堂堂军官,托庇外人,有伤国体,乌可为者!”到了汉口,日本人探询他是否愿游日本,吴佩孚回答:“我连租界都不住,谈何去日本!” 被奉系打败后的1925年,英美等国银行表示,愿意借款给吴佩孚,并且不需要抵押,支持他东山再起,结果被他断然拒绝。此前在洛阳时,苏联要扶植他为中国王,他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1927年,被北伐军打败逃到四川后,日本第一遣外舰队司令荒城二郎少将派特务机关长与吴接触,表示日方可资助步枪十万支、机枪二千挺、大炮五百门、子弹若干,此外并助款百万,帮助吴佩孚东山再起,被严辞拒绝。他对日本人的回答是: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事,用不着外人插手。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扶植溥仪搞伪满洲国,他立即通电反对;曾到北京怒责张学良:“为何不打?”张说:“实力不足,打不过。”吴说:“现在我来了,实力就足了!军人最大的实力,便是一个死字!”

  1935年,日本侵略者策动汉奸搞华北自治,请吴佩孚做“华北王””,吴佩孚愤然道:“自治者,自乱也。”理直气壮地加以拒绝。他写了一首诗:“国耻传来空有恨,百战愧无国际功。无泪落时人落泪,歌声高处哭声高。”表达了他的惨痛心情。他曾写诗批评张学良:“棋枰未定输全局,宇宙犹存待罪身。醇酒妇人终短气,千秋谁谅信陵君。”诗中“醇酒妇人”是指当时传言“九一八”前夜,张学良正与电影明星胡蝶跳舞。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要吴佩孚出任北平维持会会长,他再次凛然拒之。1938年日本侵略者决定把华北伪政府和伪南京政府合并为一个汉奸政权,日本的土肥原贤二又拉吴佩孚做“中国王”,吴佩孚说:“叫我出来也行,你们日本兵必须全部撤出中国去。”日本人还在什锦花园安排过一次记者招待会,中外记者也已经读到了打印好的“吴氏对时局的意见”。但吴佩孚身着中国绅士装束,放下打印稿,义正词严地说:惟“平”方能“和”,“和”必基于“平”。本人认为,中日和平,惟有三个先决条件:一、日本无条件自华北撤兵,二、中华民国应保持领土和主权之完整,三、日本应以重庆(国民政府)为全面议和交涉对手。怕在场的日本人听不懂,他厉令秘书“断乎不容更改”地将自己最后的“政治宣言”翻译成日语。1937年,听到南京大屠杀的消息后,他绝食一天,以示抗仪。1938年6月9日,国民党军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听说淹死许多日本人,他异常高兴;后又听说有140万人无家可归,他又为此失声痛哭。

  1938年12月29日,汪精卫投敌后,极力拉吴佩孚与他合作,一块卖国。汪派亲信陈中孚赴北平见吴佩孚,委婉地转达了汪的意思,说如能与汪合作,就让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兼任北平“政治委员会委员长”。陈中孚还没说完,吴佩孚霍然站起,毫不留情地破口大骂:“谁跟汪精卫合作,这人必定下贱!”吴佩孚边骂边顺手拿出一个手卷,递给陈中孚说:“这是我亲笔写的文天祥的《正气歌》,你替我带回去,送给汪精卫!”陈中孚展开手卷,一行行公正有力的字出现在眼前:“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陈中孚满脸通红,落荒而逃。

  1939年底,吴佩孚吃饺子时饺馅里的肉骨头渣子卡在牙缝里,疼痛异常,几天后越来越重,危及生命。德国医生让他住院手术,但吴素有 “不入租界”的誓言,德国医生只好叹息而去。后请来日本医生来家治疗,吴大帅却在治疗后猝死。终年66岁。

  吴佩孚曾自撰对联总结一生:得意时清白乃心,不纳妾,不积金钱,饮酒赋诗,犹是书生本色;失败后倔强到底,不出洋,不走租界,灌园怡性,真个解甲归田。

  吴佩孚死后,蒋介石亲致唁电给北平什锦花园吴公馆:“先生托志春秋,精忠许国,比岁以还,处境弥艰,劲节弥厉,虽暴敌肆其诱胁,群奸竭其簧鼓,迄后屹立如山,不移不屈,大义炳耀,海宇崇钦。先生之身虽逝,而其坚贞之气,实足以作励兆民,流芳万古。”

  蒋介石亲自送去挽联:落日睹孤城,百折不回完壮志;大风思猛士,万方多难惜斯人。

  当时,驻重庆的中共元老董必武对记者发表谈话:“吴佩孚虽然也是一个军阀,但有两点却和其他的军阀截然不同,第一,他生平崇拜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是关(羽)、岳(飞);他在失败时,也不出洋,不居租界自失。他在失势时还能自践前言,这是许多人都称道他的事实。第二,吴氏做官数十年,统治过几省的地盘,带领过几十万大兵,他没有私蓄,也没置田产,有清廉名,比起当时的那些军阀腰缠千百万,总算难能可贵。”

  吴佩孚死后埋在京西一带,墓地四周有松墙围护,墓前立一石碑,上刻“孚威上将军吴公之墓”,墙外立一块“吴佩孚墓地”指示牌。据说,灵柩下葬时,一位吴佩孚手下的师长,突然一头撞去头破血流,说要随大帅而去,不然就终生不娶,剃发出家为大帅守墓,以表孝敬,此人叫乔林。吴佩孚没有儿女,吴佩孚入土后,乔林师长成了和尚,在墓旁盖两问小屋做守墓居室,自命守墓人,长年居守。乔和尚每天晨昏三叩首,早晚三炷香,口念佛经手敲木鱼,为吴佩孚超度亡灵,直至1949年。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