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卧看春秋负平生

重温《甲申叁百年祭》有益

Recommended Posts

重温《甲申叁百年祭》有益

西元1644年这一年,在中国历史上,实在是一个政治风云诡谲多变,值得回味、值得纪念的年头。

  这年正月,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在西安建立了国号大顺、年号永昌的政权,3月19日攻克北京,推翻了统治中国277年的明王朝。也就是在这一天,崇祯皇帝携太监王承恩登上煤山,在衣襟上写下遗诏,自缢於山亭。这位明朝末代皇帝临终时曾鸣钟召集百官,竟无一人至,他在遗诏中又是悔恨自己,又是怪罪群臣,凄凄惨惨地写道:“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然而,起义军进京後好景不长。4月,明王朝驻防山海关总兵吴叁桂引清兵入关,李白成亲率20万军迎击,因战斗失利,退出北京,败走西安。5月,清兵入京。10月,多尔衮把顺治帝从渖阳接到北京,从此开始了清王朝在中国的统治。

  西元1644年,是干支排序甲申年。郭沫若在《甲申叁百年祭》一文□称,这是明末农民革命的“一场大悲剧”,“李自成自然是一位悲剧的主人,而从李岩方面看,悲剧的意义尤其深刻”。

  《甲申叁百年祭》脱稿於1944年3月10日。3月19日至22日,重庆《新华日报》全文连载,後来又在延安《解放日报》转载,各解放区还印了单行本,曾引起广泛的反响。毛泽东同志1944年4月12日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和5月20日在中央党校所作的讲演《学习和时局》中特别谈及此文,说:“近日我们印了郭沫若论李自成的文章,也是叫同志们引为鉴戒,不要重犯胜利时骄傲的错误。”

  对於李自成和明末农民起义军的悲剧,郭沫若在书中指出,起义军首领们进京後,“似乎都沉沦进了过分的陶醉□去了”,“纷纷然,昏昏然,大家都象以为天下就已经太平了的一样”。从3月19日到4月29日

  李自成等进京的这40天里,牛金星大摆起丞相架子,,“玉带蓝袍圆领,往来拜客”,忙 於筹 备登基大典;一品权将军刘宗敏则终日拶挟降官,搜刮赃款。此其一也。其二,几十万大军全屯於京城,抢掠民财,尽情享乐,往昔严明的军纪,如“不得藏白金”,“马腾入田苗者斩”,“犯淫劫者立时枭磔,或割掌,或割势”,“夜四鼓蓐食以听令骑射”等等,被一一置诸脑後,忘得一乾二净;而对近在肘腋、严阵以待的大敌,则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仅只派出几千兵士去山海关镇守,可谓麻痹轻敌到了极致。其叁,李自成捉到吴襄,命他给儿子吴叁桂写信招降,而刘宗敏却对吴襄绑票、抄家,还掠走了吴叁桂的爱姬陈圆圆,这样,终至把尚在踌躇观望的吴叁桂逼反了,引发了形势急转直下的变异。

  据一些史料记载,李白成自律还是严格的,连明史也称他“不好酒色,脱粟粗粝,与其下共甘苦”,进京时“毡笠缥衣,乘乌驳马”,还说他在京殿上“戴尖顶白毡帽,蓝布上马衣”。《明季北略》卷十九记载了马世奇的一段“廷对”,当着崇祯皇帝的面把明朝官兵和农民起义军作了一番对比。他说,官兵苦害百姓,“人不得守其田园”,“人不得有其家室”,“人之居者、行者,俱不得安保其身命”;李自成的义军“收拾人心”’“散财赈贫,发粟赈饥”,众百姓“视贼如归”。起义军首领们进京後被胜利冲昏头脑,李自成当然不能辞其咎,但更为致命的是,他全然没有去管束他那左膀右臂牛金星、刘宗敏的胡作所非为。天下太平、大功告成的自满情绪大膨胀,竟毫无居安思危的思想准备,这也就无怪乎大堤决溃而无所措了。

  李自成的悲剧还在於,胜利之後他就听不进逆耳之言了,却偏信负恩卖友的牛金星的谗言,杀了能进谏忠言的制将军李岩,重蹈了封建王朝开国之君屠戮功臣的错误。

  李岩,是河南杞县举人,一个被称为“有文武才”、“好施尚义”的知识分子。崇祯13年,李自成从巴西、鱼腹诸山突围出来,轻骑由郧县、均县走河南,李岩参加起义军。《明季北略》卷二十叁中维妙维肖地记述了李自成与李岩初见面时“相得甚欢”的情景:李岩对李自成说,“恨谒见之晚”,李自成对李岩说,“承不远千里而至,益增孤陋兢惕之衷”。李岩又说,“将军恩德在人,愿效前驱”,李自成也说,“足下龙虎鸿韬,英雄伟略,必能与孤共图义举,创业开基者也”。由此清楚可见,两人谈得很投机,真是如鱼得水。

  李岩入夥後,就劝李自成“尊贤礼士,除暴恤民,”,“假行仁义,禁兵淫杀,收人心以图大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李岩很懂得一些舆论宣传的奥妙,他派人扮成商人,在民间广布流言:“闯王仁义之师,不杀不掠”;还编出童谣,让小儿到处传唱:“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早早开门拜闯王,管教大家都欢悦”。就是在这一年,嗷嗷待哺的河南饥民如大旱之望云霓,“惟恐自成不至”,“从自成者数万”;李自成从此走出隐伏商雒山中时的低谷危厄,面前展现出柳暗花明的转机。完全可以说,崇祯十叁年後农民起义军的辉煌,李岩是多有建树、立了大功的。

  不幸的是,进京之後李自成对李岩的进谏就“毫不介意”了。他那曾是“能纳人善言”、“凡事皆众共谋之”的作风也不见了。就在牛金星、刘宗敏等昏昏然陶醉於胜利锣鼓声中之时,李岩曾进谏4件事,提出不同意见,其中就有严肃军纪和招抚吴叁桂父子这两项重要建议。这原本是一服良药和清醒剂,但李自成的态度如何呢?“自成见疏,不甚喜,即批疏曰‘知道了’,并不行。”终至铸成无可挽救的大错。

  李自成自崇祯2年在金县杀死县官、将官起事,与官兵辗转周旋,时胜时败,十六七年间历经危难,他都坚持下来了,并且几乎成就了他的大顺朝统治的伟业。而进京短短40天后,他却败走西安,次年在湖北通山县九宫山遭地主武装袭击而牺牲。这实是历史的大憾。他功败垂成,大事毁於一旦,归根到底一句话:败就败在起义军的一些首领因胜利而骄傲起来,生活腐化,军纪败坏;再加上一条:内部宗派斗争,导致“群贼解体”。

  “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历史是一面镜子,是一部教科书。向历史学习,能使人变得聪明起来,多长些智谋,少走些弯路。重温《甲申叁百年祭》是大有益的。

PS:《甲申叁百年祭》与今天的现实


历史上的农民革命因为封建社会的历史局限性,缺乏一条正确的思想路线,形成了多次的王朝更替的历史循环。中国的现代革命历史,由于有了共产党的科学理论的指导,在人民革命运动中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阶段。这是由于有了毛泽东思想的
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

但是,当丢掉了毛泽东思想的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后,今天的社会中的种种现象,又都在向着旧历史复辟。这说明着:难道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的革命,仅仅是又一次的“王朝更替”吗?究竟是谁形成了这样一种历史循环的怪圈?!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Create an account or sign in 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in order to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n account

Sign up for a new account in our community. It's easy!

Register a new account

Sign in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here.

Sign In Now
Sign in to follow th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