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全能幽灵

将爱情拐卖到底!

Recommended Posts

(春运纪实)将爱情拐卖到底!
文/张怀旧 2007春节前夕
  这个故事发生在北京开往南京的1425次列车上,它是真实的,所以我只负责描述不负责煽情。故事发生在三个人之间:一对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情侣,还有一个戴者眼镜的男人。我只是个旁观者。
  那天傍晚的时候,我百无聊赖地登上北京开往南京的列车,一切是那样的平静,透过车窗,我看到了沿途萧条的树木与一些破旧的矮房子,毫无生机,我能感受到外面阴冷的而干燥的空气,似乎,这又是一次索然无味的旅行。我中午没吃午饭,所以我一个人坐在走道狭小的座位上等待餐车的到来。在走道的另一侧有六张卧铺,其中的一张13号中铺是属于我的,我没有急着爬上去睡觉,走道的桌子太小,想写点什么也不好写,所以我只能一直倾听坐在下铺的三个人在说着什么。
  咋一看,这一女二男三个人之间好象很熟悉,仔细一听他们的谈话内容我才知道他们不是一起的。
  一男一女坐在14号下铺,这个男的留着小平头,搂着他的女友,女人很漂亮,两人亲密的样子让我很羡慕那个男的。另外一个男的坐在对面的13号下铺,在我床铺的正下方,面带笑容,似乎一点也不嫉妒对面的男人,戴着眼睛很斯文地谈笑着。
  “小平头”问:“您在北京干什么工作?”
  “眼镜男”答:“在一家网络公司做系统安全。”
  那个女的眼睛一亮,看了眼镜男一眼,说:“哦,原来您是黑客?”
  眼睛男说:“哪里哪里,混口饭吃,现在这行不好混了。”
  小平头似乎不知道什么叫黑客,只是附和着他的女友连连点头说:“不错不错!”
  眼镜男喝了一口矿泉水,朝窗外看了一眼,问道:“你俩是干什么工作的?”
  那女的说:“他在北京给一家讨债公司老板做保镖,我在这家公司做会计。”
  眼镜男立刻伸出手去跟小平头握了握手说:“原来你也是混黑道的啊!幸会幸会!”
  后来他们又说了很多,小平头的话最少,我光听到那个女的跟对面的眼镜男说个不停,后来干脆那个小平头就戴上了耳机听起了mp3,这么一来,他的女友跟对面的男人说什么他也听不到,只是偶尔微笑,偶尔点头,偶尔剥点橘子放进他女友的口中,没有一点吃醋的意思。
  自从小平头戴上了耳机,眼睛男的话似乎就多了起来,好象无论谈什么话题,对面的女人总不回避,她偶尔将头放在小平头的肩膀上愉快地与对面的男人攀谈。也许在一般人的眼里,这个女人,不,我应该叫她女孩,这个女孩一定是个水性扬花的人,但在我看来她不是那样的人,她还只是个小姑娘,她似乎很少与人如此愉快的交谈过,她好象从来没有接触过外界的男人,也许在她的眼里世上没有坏人,所以她才会如此地毫无防范,但我猜想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旁边有个彪悍的男人正楼着她。
  餐车来了,卖的是方便面、啤酒、饮料,那女孩要了一桶香辣方便面,那眼镜男也要了同样的方便面外加一瓶啤酒,两人一起到车厢尽头等了开水,泡了几分钟,女孩就呼哧呼哧地吃了起来,而眼镜男则一边吃面条一边喝啤酒,这让在坐的几位乘客都带着微笑朝他看了一眼。小平头什么也没要,他说他想吃盒饭,这也是我的想法。之后,他们三人就不说话了,吃面的吃面,喝酒的喝酒,小平头在听他的mp3,我在看着窗外的黑夜,重山峻岭都已成了轮廓。
  餐车又来了,这次卖的盒饭,我跟小平头每人要了一份,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小平头吃饭的时候仍然没有摘下他的耳机。眼镜男的面条吃完了,啤酒也喝完了,他的脸红了,看着窗外。那个女孩的面条也吃完了,我发现她的脸也红了,她同样看着窗外,窗外什么也没有。
  小平头吃完了盒饭,摘下了耳机。
  眼镜男突然问小平头:“你们是哪儿的人啊?这次一起回家过年吗?”
  小平头说:“她是湖南人,我是南京人,这次我们提前回家过年,顺便把婚结了,毕竟我们已经在一起八年了。”
  “你有女朋友了吗?”小平头又问。
  眼镜男说:“没有。因为没有,所以父母让我今年提前回家相亲,有好几个女孩要见,都是从南方打工回来的,估计没戏。”
  女孩问:“你是哪儿的人啊?”
  眼镜男说:“安徽蚌埠,我要比你们提前几站下车。”
  接下来,三个人又没话说了。只看到小平头与他的女友开始打情骂俏起来,很恩爱的样子。而坐在对面的眼镜男则取下了眼镜眯起了双眼看着眼前这幸福的一对。而我则一直坐在走道的座位上,看着窗外的黑夜,此时的黑夜连轮廓也没有了。
  火车停停走走过了好几个站,我因为喝茶太多开始尿频起来,上了好几趟厕所,在厕所附近我几次看到小平头站在那里抽烟。而眼镜男虽然喝了一瓶啤酒但他一趟厕所也没去,我感到很奇怪,我以为他想趁此机会跟那姑娘多聊几句,但事实上我发现他们一句话也没说,他们只是将头扭向了同一个方向,以同一个角度凝视着窗外的黑夜。
  我不知道,这黑暗中的火车将把我们带入何方,好象它是往南行使的,好象它又是往北的,这感觉就如同我上次来北京一样,一模一样,车厢是雷同的,只是编号变了。
  大概没到济南站,乘警宣布要熄灯了,我没有急着上床睡觉,仍然坐在那里,眼睛向左,耳朵向右。我不是个喜欢打听别人隐私的人,我更不想关心别人的事,但我的耳朵就好象被人牵引了一样,一直牵引到那一女二男之间。我脑子很乱,乱得几乎没了道德,乱得希望看到一场战争,炸了这列火车。
  熄灯之后,那一男一女就抱在了一起,旁若无人地接起吻来,眼镜男坐在他的床铺上,看着窗外,黑暗中,没人知道他的表情。而我也听到了吻的声音,很动人,也很刺耳。过了许久,我无精打采地爬上了13号中铺,脱了衣服,躺下来看着上铺的床板,听者铁轨的呻吟,我希望这该死的黑夜早点过去,我希望看到我明媚的南京,我希望在那里安静地一个人生活,不用再如此地颠沛流离。
  不知道火车又开了多久,车厢里一片安静,睡在我上铺的两位老人安然地睡去了,其中一位打起了惊天动地的酣,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们原来是一对幸福的老夫妻。这对年岁已高的老人竟然还能轻松地爬到上铺,这一点让我很吃惊,但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吃惊的,似乎他们之间有着一股爱情的力量,我想在他们之间是存在着爱情的,一种居高临下的爱情。
  老人的酣声让我不能入睡,我听到下面的小平头对他的女友说:“好了,我去睡了,你也睡吧,明天早上见。”说完他就走了。我将身子倾斜下去,勾着头看了下铺的眼镜男,他躺下了,但并没有睡着,因为他正在不停地辗转反侧。那个女孩也脱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的紧身毛衣,身材很好,她躺下了,同样地辗转反侧。
  我躺在中铺不停地琢磨这个女孩的身体,突然我听到眼镜男开口了:“你们真的打算结婚吗?”
  “是的……没办法......”女孩似乎不太愿意回答这样问题,说话开始吞吞吐吐了。
  “你爱他吗?”眼镜男继续追问,在黑暗中追问。
  “爱(唉)……”女孩答道,声音很微弱。
  “不爱他,为什么要结婚?”眼镜男继续追问,在黑暗中追问。
  我不知道眼镜男为什么突然说女孩“不爱”他的男朋友,我想他是将“爱……”字听成了“唉……”字,因为不仅是他,就连我自己也是这么听的,难道我们的耳朵都出了问题?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想眼镜男的问话也太有创意了。
  “没办法,八年了。”我没想到女孩竟然这样回答,也许她没有听懂眼镜男的问话,也许她已作了将错就错的回答,关于这一点,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我是爱你的,你看出来了吗?我会给你幸福,至少比你现在幸福。”眼镜男就象喝醉了酒一样,胡言乱语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不幸福?”女孩想反驳他,但声音却很微弱。
  眼睛男没有再说话。女孩也没再说话。
  一分钟过去了,女孩拿了桌上的面纸在自己的脸上不停地擦着什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她呜咽与抽泣的声音,即便她极力地控制着自己,但她的哭声却几乎盖过了我上铺老人的酣声。
  “让我来爱你好吗?”眼镜男戴上了眼镜。女孩没有说话。
  “让我躺在你的身边,一辈子照顾你好吗?”眼睛男继续追问,在黑暗中追问。女孩仍然没有说话。
  其实,一上车我就看出这个女孩爱上了这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
  眼镜男终于起身,离开了13号下铺,躺在了14号下铺的那个女孩的身边,我知道,他一定下了很大的决心也鼓足了勇气。
  女孩大叫了一声之后便没了声音,我借着车厢走道里微弱的灯光看到眼镜男已经用他的嘴堵住了女孩的嘴。女孩的哭声沙哑了,没人听得到,包括她的男友。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也很简单。真如我当初希望的那样,我看到了一场战争。
  我看到了白色的被褥包裹了两个人,急促的喘息伴着火车的呼啸,铁轨的震动伴着身体的颤动,我分不清哪是哪。我只能将上铺老人的酣声从我的听觉中剥离,我知道,只有这样的声音才是纯净的,也只有这样的声音才能让我无法入眠。
  
  五分钟过去了,眼镜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女孩也已经不再哭泣,她用微弱的声音对眼镜男说:“请躺到你的床上去吧,我们不会有结果的。”
  眼镜男说:“不!我说过要照顾你一辈子的,我要的不只是一夜。”
  “你太贪心了,我要叫乘警了。”女孩似乎带着恐吓的语气说。
  “我不怕。”眼镜男说。
  “我男朋友是混黑道的,他怀里有刀。”女孩继续恐吓。
  “我不怕。”眼镜男继续这么说。
  “你可怜可怜我吧,我过年就要结婚了。”女孩又用哀求的语气说。
  “放心吧,我过年会跟你结婚的。”眼镜男说完这话又用他的嘴堵上了女孩的嘴,看来他并不想再听女孩唠叨了。
  眼前的这一切被我尽收眼底,我的心情是很平静的,在我看来,他们已经成了一对幸福的夫妻了,就好象躺在我上铺的一对老人一样,他们也许一样可以白头偕老,关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待我一觉醒来,我看到了窗外的曙光,那些景色的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眼镜男与那个女孩依然躺在一起,他们看起来睡得很香。
  突然我听到女孩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说话了:“老公,你挤死我了!”
  眼镜男说:“老婆,这是在火车上,能不挤吗?”
  我扭头向下一看,那女孩被吓得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她看了窗外一眼,又看了我一眼,我朝她笑了笑,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害羞地躺下了,用被子蒙上了头。我知道,她不会因此而哭泣的,至少在那个时候不会。
  眼镜男回到自己的床铺,穿好了衣服坐在那里,坐在他昨天晚上坐的那个位置。女孩也穿好了衣服坐在那里,坐在她昨天晚上坐的那个位置。他们俩将头扭向了同一个方向,以同一个角度凝视着窗外的黎明。
  天快亮了,我穿好衣服,下了床,坐在走道的座位上,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位置。我们三个人一直没有说过话,现在也没说,只是偶尔互相看看,就好象我是他们的证婚人一样,如果他们真的邀请我为他们作证,我想我会同意的。
  火车又过了一站,窗外的风景开始好了起来。我看到眼镜男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之后又帮那个女孩收拾好了行李,两人分别坐在自己的床上,对目而视,不苟言语。下车之前,女孩脱下了自己的戒指放在一个香烟盒里,我知道那戒指一定是她的订婚戒指,那烟盒一定是她的男友,她曾经的男友,那个小平头昨天晚上留下的。火车到达蚌埠站了,女孩将香烟盒放在与她一板之隔的15号下铺,看了那人一眼就离开了。这时我才发现,那个小平头就躺在那里,睡得跟死猪一样,我想他真的累了。
  眼镜男与那女孩一起在蚌埠站下了车,他们下车之前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我也是微笑着的,他们一定希望我真诚地祝福他们。
  太阳升起来了,阳光射进了车窗,乘客们都起床了,他们都愉快地感受着这一切,餐车来了,有人要了方便面,有人要了稀饭,一切还是那样的平静。。
  南京站快到了,乘警叫醒了小平头,小平头穿好衣服来到14号下铺,他发现自己的女朋友没了,眼睛很无助地盯着我。我说:“他俩一起下车了。”
  小平头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一只手紧紧攥住手中的香烟盒,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一把尖刀,狠狠地扎向14号下铺,我记得他一共扎了七刀,将那条白色的被褥与床板扎了个稀巴烂。我走过去抱住了他,他在我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此时此刻,我再也笑不出来,他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我忍不住流下了久违的眼泪。
  终点站到了,车厢里的人们全都收拾好行李依次下车,他们全然不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更加无法预料八年爱情还不如旅途一夜,他们所关心的只是2007年的这个春节……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quote name='全能幽灵'](春运纪实)将爱情拐卖到底!
文/张怀旧 2007春节前夕
  这个故事发生在北京开往南京的1425次列车上,它是真实的,所以我只负责描述不负责煽情。故事发生在三个人之间:一对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情侣,还有一个戴者眼镜的男人。我只是个旁观者。
  那天傍晚的时候,我百无聊赖地登上北京开往南京的列车,一切是那样的平静,透过车窗,我看到了沿途萧条的树木与一些破旧的矮房子,毫无生机,我能感受到外面阴冷的而干燥的空气,似乎,这又是一次索然无味的旅行。我中午没吃午饭,所以我一个人坐在走道狭小的座位上等待餐车的到来。在走道的另一侧有六张卧铺,其中的一张13号中铺是属于我的,我没有急着爬上去睡觉,走道的桌子太小,想写点什么也不好写,所以我只能一直倾听坐在下铺的三个人在说着什么。
  咋一看,这一女二男三个人之间好象很熟悉,仔细一听他们的谈话内容我才知道他们不是一起的。
  一男一女坐在14号下铺,这个男的留着小平头,搂着他的女友,女人很漂亮,两人亲密的样子让我很羡慕那个男的。另外一个男的坐在对面的13号下铺,在我床铺的正下方,面带笑容,似乎一点也不嫉妒对面的男人,戴着眼睛很斯文地谈笑着。
  “小平头”问:“您在北京干什么工作?”
  “眼镜男”答:“在一家网络公司做系统安全。”
  那个女的眼睛一亮,看了眼镜男一眼,说:“哦,原来您是黑客?”
  眼睛男说:“哪里哪里,混口饭吃,现在这行不好混了。”
  小平头似乎不知道什么叫黑客,只是附和着他的女友连连点头说:“不错不错!”
  眼镜男喝了一口矿泉水,朝窗外看了一眼,问道:“你俩是干什么工作的?”
  那女的说:“他在北京给一家讨债公司老板做保镖,我在这家公司做会计。”
  眼镜男立刻伸出手去跟小平头握了握手说:“原来你也是混黑道的啊!幸会幸会!”
  后来他们又说了很多,小平头的话最少,我光听到那个女的跟对面的眼镜男说个不停,后来干脆那个小平头就戴上了耳机听起了mp3,这么一来,他的女友跟对面的男人说什么他也听不到,只是偶尔微笑,偶尔点头,偶尔剥点橘子放进他女友的口中,没有一点吃醋的意思。
  自从小平头戴上了耳机,眼睛男的话似乎就多了起来,好象无论谈什么话题,对面的女人总不回避,她偶尔将头放在小平头的肩膀上愉快地与对面的男人攀谈。也许在一般人的眼里,这个女人,不,我应该叫她女孩,这个女孩一定是个水性扬花的人,但在我看来她不是那样的人,她还只是个小姑娘,她似乎很少与人如此愉快的交谈过,她好象从来没有接触过外界的男人,也许在她的眼里世上没有坏人,所以她才会如此地毫无防范,但我猜想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旁边有个彪悍的男人正楼着她。
  餐车来了,卖的是方便面、啤酒、饮料,那女孩要了一桶香辣方便面,那眼镜男也要了同样的方便面外加一瓶啤酒,两人一起到车厢尽头等了开水,泡了几分钟,女孩就呼哧呼哧地吃了起来,而眼镜男则一边吃面条一边喝啤酒,这让在坐的几位乘客都带着微笑朝他看了一眼。小平头什么也没要,他说他想吃盒饭,这也是我的想法。之后,他们三人就不说话了,吃面的吃面,喝酒的喝酒,小平头在听他的mp3,我在看着窗外的黑夜,重山峻岭都已成了轮廓。
  餐车又来了,这次卖的盒饭,我跟小平头每人要了一份,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小平头吃饭的时候仍然没有摘下他的耳机。眼镜男的面条吃完了,啤酒也喝完了,他的脸红了,看着窗外。那个女孩的面条也吃完了,我发现她的脸也红了,她同样看着窗外,窗外什么也没有。
  小平头吃完了盒饭,摘下了耳机。
  眼镜男突然问小平头:“你们是哪儿的人啊?这次一起回家过年吗?”
  小平头说:“她是湖南人,我是南京人,这次我们提前回家过年,顺便把婚结了,毕竟我们已经在一起八年了。”
  “你有女朋友了吗?”小平头又问。
  眼镜男说:“没有。因为没有,所以父母让我今年提前回家相亲,有好几个女孩要见,都是从南方打工回来的,估计没戏。”
  女孩问:“你是哪儿的人啊?”
  眼镜男说:“安徽蚌埠,我要比你们提前几站下车。”
  接下来,三个人又没话说了。只看到小平头与他的女友开始打情骂俏起来,很恩爱的样子。而坐在对面的眼镜男则取下了眼镜眯起了双眼看着眼前这幸福的一对。而我则一直坐在走道的座位上,看着窗外的黑夜,此时的黑夜连轮廓也没有了。
  火车停停走走过了好几个站,我因为喝茶太多开始尿频起来,上了好几趟厕所,在厕所附近我几次看到小平头站在那里抽烟。而眼镜男虽然喝了一瓶啤酒但他一趟厕所也没去,我感到很奇怪,我以为他想趁此机会跟那姑娘多聊几句,但事实上我发现他们一句话也没说,他们只是将头扭向了同一个方向,以同一个角度凝视着窗外的黑夜。
  我不知道,这黑暗中的火车将把我们带入何方,好象它是往南行使的,好象它又是往北的,这感觉就如同我上次来北京一样,一模一样,车厢是雷同的,只是编号变了。
  大概没到济南站,乘警宣布要熄灯了,我没有急着上床睡觉,仍然坐在那里,眼睛向左,耳朵向右。我不是个喜欢打听别人隐私的人,我更不想关心别人的事,但我的耳朵就好象被人牵引了一样,一直牵引到那一女二男之间。我脑子很乱,乱得几乎没了道德,乱得希望看到一场战争,炸了这列火车。
  熄灯之后,那一男一女就抱在了一起,旁若无人地接起吻来,眼镜男坐在他的床铺上,看着窗外,黑暗中,没人知道他的表情。而我也听到了吻的声音,很动人,也很刺耳。过了许久,我无精打采地爬上了13号中铺,脱了衣服,躺下来看着上铺的床板,听者铁轨的呻吟,我希望这该死的黑夜早点过去,我希望看到我明媚的南京,我希望在那里安静地一个人生活,不用再如此地颠沛流离。
  不知道火车又开了多久,车厢里一片安静,睡在我上铺的两位老人安然地睡去了,其中一位打起了惊天动地的酣,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们原来是一对幸福的老夫妻。这对年岁已高的老人竟然还能轻松地爬到上铺,这一点让我很吃惊,但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吃惊的,似乎他们之间有着一股爱情的力量,我想在他们之间是存在着爱情的,一种居高临下的爱情。
  老人的酣声让我不能入睡,我听到下面的小平头对他的女友说:“好了,我去睡了,你也睡吧,明天早上见。”说完他就走了。我将身子倾斜下去,勾着头看了下铺的眼镜男,他躺下了,但并没有睡着,因为他正在不停地辗转反侧。那个女孩也脱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的紧身毛衣,身材很好,她躺下了,同样地辗转反侧。
  我躺在中铺不停地琢磨这个女孩的身体,突然我听到眼镜男开口了:“你们真的打算结婚吗?”
  “是的……没办法......”女孩似乎不太愿意回答这样问题,说话开始吞吞吐吐了。
  “你爱他吗?”眼镜男继续追问,在黑暗中追问。
  “爱(唉)……”女孩答道,声音很微弱。
  “不爱他,为什么要结婚?”眼镜男继续追问,在黑暗中追问。
  我不知道眼镜男为什么突然说女孩“不爱”他的男朋友,我想他是将“爱……”字听成了“唉……”字,因为不仅是他,就连我自己也是这么听的,难道我们的耳朵都出了问题?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想眼镜男的问话也太有创意了。
  “没办法,八年了。”我没想到女孩竟然这样回答,也许她没有听懂眼镜男的问话,也许她已作了将错就错的回答,关于这一点,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我是爱你的,你看出来了吗?我会给你幸福,至少比你现在幸福。”眼镜男就象喝醉了酒一样,胡言乱语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不幸福?”女孩想反驳他,但声音却很微弱。
  眼睛男没有再说话。女孩也没再说话。
  一分钟过去了,女孩拿了桌上的面纸在自己的脸上不停地擦着什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她呜咽与抽泣的声音,即便她极力地控制着自己,但她的哭声却几乎盖过了我上铺老人的酣声。
  “让我来爱你好吗?”眼镜男戴上了眼镜。女孩没有说话。
  “让我躺在你的身边,一辈子照顾你好吗?”眼睛男继续追问,在黑暗中追问。女孩仍然没有说话。
  其实,一上车我就看出这个女孩爱上了这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
  眼镜男终于起身,离开了13号下铺,躺在了14号下铺的那个女孩的身边,我知道,他一定下了很大的决心也鼓足了勇气。
  女孩大叫了一声之后便没了声音,我借着车厢走道里微弱的灯光看到眼镜男已经用他的嘴堵住了女孩的嘴。女孩的哭声沙哑了,没人听得到,包括她的男友。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也很简单。真如我当初希望的那样,我看到了一场战争。
  我看到了白色的被褥包裹了两个人,急促的喘息伴着火车的呼啸,铁轨的震动伴着身体的颤动,我分不清哪是哪。我只能将上铺老人的酣声从我的听觉中剥离,我知道,只有这样的声音才是纯净的,也只有这样的声音才能让我无法入眠。
  
  五分钟过去了,眼镜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女孩也已经不再哭泣,她用微弱的声音对眼镜男说:“请躺到你的床上去吧,我们不会有结果的。”
  眼镜男说:“不!我说过要照顾你一辈子的,我要的不只是一夜。”
  “你太贪心了,我要叫乘警了。”女孩似乎带着恐吓的语气说。
  “我不怕。”眼镜男说。
  “我男朋友是混黑道的,他怀里有刀。”女孩继续恐吓。
  “我不怕。”眼镜男继续这么说。
  “你可怜可怜我吧,我过年就要结婚了。”女孩又用哀求的语气说。
  “放心吧,我过年会跟你结婚的。”眼镜男说完这话又用他的嘴堵上了女孩的嘴,看来他并不想再听女孩唠叨了。
  眼前的这一切被我尽收眼底,我的心情是很平静的,在我看来,他们已经成了一对幸福的夫妻了,就好象躺在我上铺的一对老人一样,他们也许一样可以白头偕老,关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待我一觉醒来,我看到了窗外的曙光,那些景色的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眼镜男与那个女孩依然躺在一起,他们看起来睡得很香。
  突然我听到女孩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说话了:“老公,你挤死我了!”
  眼镜男说:“老婆,这是在火车上,能不挤吗?”
  我扭头向下一看,那女孩被吓得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她看了窗外一眼,又看了我一眼,我朝她笑了笑,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害羞地躺下了,用被子蒙上了头。我知道,她不会因此而哭泣的,至少在那个时候不会。
  眼镜男回到自己的床铺,穿好了衣服坐在那里,坐在他昨天晚上坐的那个位置。女孩也穿好了衣服坐在那里,坐在她昨天晚上坐的那个位置。他们俩将头扭向了同一个方向,以同一个角度凝视着窗外的黎明。
  天快亮了,我穿好衣服,下了床,坐在走道的座位上,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位置。我们三个人一直没有说过话,现在也没说,只是偶尔互相看看,就好象我是他们的证婚人一样,如果他们真的邀请我为他们作证,我想我会同意的。
  火车又过了一站,窗外的风景开始好了起来。我看到眼镜男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之后又帮那个女孩收拾好了行李,两人分别坐在自己的床上,对目而视,不苟言语。下车之前,女孩脱下了自己的戒指放在一个香烟盒里,我知道那戒指一定是她的订婚戒指,那烟盒一定是她的男友,她曾经的男友,那个小平头昨天晚上留下的。火车到达蚌埠站了,女孩将香烟盒放在与她一板之隔的15号下铺,看了那人一眼就离开了。这时我才发现,那个小平头就躺在那里,睡得跟死猪一样,我想他真的累了。
  眼镜男与那女孩一起在蚌埠站下了车,他们下车之前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我也是微笑着的,他们一定希望我真诚地祝福他们。
  太阳升起来了,阳光射进了车窗,乘客们都起床了,他们都愉快地感受着这一切,餐车来了,有人要了方便面,有人要了稀饭,一切还是那样的平静。。
  南京站快到了,乘警叫醒了小平头,小平头穿好衣服来到14号下铺,他发现自己的女朋友没了,眼睛很无助地盯着我。我说:“他俩一起下车了。”
  小平头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一只手紧紧攥住手中的香烟盒,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一把尖刀,狠狠地扎向14号下铺,我记得他一共扎了七刀,将那条白色的被褥与床板扎了个稀巴烂。我走过去抱住了他,他在我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此时此刻,我再也笑不出来,他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我忍不住流下了久违的眼泪。
  终点站到了,车厢里的人们全都收拾好行李依次下车,他们全然不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更加无法预料八年爱情还不如旅途一夜,他们所关心的只是2007年的这个春节……
  [/QUOTE]
小妞在看些什么东东阿。。。晕乎乎。。。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